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林厉】口剑腹蜜(abo,车)

Alpha林一木(伏特加)X Omega厉逍(朗姆酒心巧克力)。关键词——

“一滴汗掉在鼻翼的痣上”来自一条正经的裤子

“脐橙”来自  @莫上花K 

“口嫌体正直”来自标题。并没有这个成语,高考的朋友们别被裤子带偏了(讲得好似开车就不带偏一样

逍逍一三人称自由切换,粗体为第一人称。

牛仔裤坑总汇

————————————————

属于六种性别的时代发展到今天,人潜藏在血液里的本能早被各种各样沦为廉价商品的抑制剂近乎完美地掌控,足以让大部分人清醒着,去直面排除欲望以后发自内心的情感。


不过这种真情实感,对于编辑部头牌林一木来说却并非值得炫耀的东西。


林一木此人按照林浩的说法,曾经是个撩而不吃的混蛋。上到八十岁老太、下到八岁小童都有市场。不挑男女,不分BO,一盒占卜糖果一张嘴,轻轻松松就能哄得服服帖帖,事后偏偏抽身抽得飞快,叫人欲罢不能。


“想不想知道你是哪种类型的混蛋?”林浩同志精准地从一盒糖果里挑出唯一一颗能下咽的,“时时刻刻状若发情的性、冷、淡。”


正在同林浩那只瞧不上自家铲屎官、可偏偏就瞧上了林一木的猫主子卿卿我我的林大作家,朝自己的Alpha好友抛了一个媚眼,并成功地抖掉了对方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林浩对林一木的认知貌似正在一次又一次地被改写翻篇。林一木第一回吃瘪栽在了老好人李慧珍身上,可惜对方一颗心早百八年就有了主,绳锯木不断,水滴石不穿,林大作家平生第一回认真下手撩人,就被无情地发了一箱好人卡。


以至于李慧珍同白皓宇双宿双飞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林浩对林一木的调侃都无甚新意:“对李慧珍三贞九烈的diviner,你到底多久没出新作了?”


林一木朝损友笑得灿烂又甜蜜:“我对你才是三贞九烈的。”


“…我错了,你还是闭嘴吧。”


事实上就连林浩都不知道林一木母胎里就自带与Alpha性别极其违和的、严重的情感洁癖。撩人是忙碌生活里的一味调料,真正下手之前却总有重重心理障碍,何况是更深入的交谈或肢体接触?


李慧珍并没发现自己无意中打破了林一木那层“贞洁”的心理防线,而林一木失恋后,总有些悲观地预料这道门被强行关上之后,就再没有打开的机会了。


人果真不能轻易立flag。


失恋第33天的林一木先生在见到当红歌手厉逍真人的那一刻起,对这一点颇为感慨。


时尚杂志外访小记者与知名作家,无论哪个身份都同娱乐圈小霸王没有直接的联系。林一木对厉逍谈不上好感或反感,“后台奇硬”“人际关系糟糕”“爱好语言攻击娱记”“从无花边绯闻”这些足以让媒体恨到牙痒的关键词到了林一木耳边都只是中性词,唯有女同事屏保上那张脸能够让林一木耗费宝贵的休息时间驻足品评一番——


“我总算知道你们为什么对他一掷千金了,”林一木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嘴上性感的胡茬,“就冲这张脸,值得。”


顿了顿,又问:“可按照这个逻辑,你们为什么不把钱扔在我身上呢?”


心花怒放的女同事刚冒出遇见同好的喜悦,下一秒就抄起提包甩在了林头牌脸上。


而这个夜色迷离的深夜,时钟踏入凌晨的第一秒,林一木突然想跟女同事道个歉。


厉逍是瑰宝,值得一掷千金,值得所有对他心怀不轨的男男女女最高的赞美和最忠诚的臣服。


他卸下了镜头前锋利的刺,身躯被牢牢裹在宽大的黑色风衣下。匆忙中没来得及聚拢的领口露出来半边精致的锁骨上清晰的咬痕和扑面而来的朗姆酒馥郁涌动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对黑色衣料下是否完全赤luo这一点,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而林一木只不过坐在吧台旁随意地往最近的卡座瞄了一眼,本能地朝着某个眼熟的美人勾唇一笑,就意外得到了对方的青睐,并在对方大步流星接近自己的过程中愈渐浓郁的信息素和飞扬的风衣下摆里嗅到了不得的秘密——


当红Omega歌手厉逍深夜出现在挤满Alpha的酒吧里,浑身都是即将进入发qing期的味道。


他立在林一木跟前,咬牙切齿地下达最不容抗拒的命令——


“你,和我上chuang。”


随之而来的伏特加浓烈的气味烈焰般笼罩住第一个斗胆向林一木撩骚的Omega,Alpha被理智掌控得很完美的、刻在基因里掠夺的本能被成功唤醒,那是连最昂贵的抑制剂都无法浇灭的火,甚至让人难以清醒地思考欲望只是单纯的xing欲,还是发自真情实意的迷恋。


毕竟对于只用纯情模式觊觎过李慧珍的林一木来说,厉逍能够带给他的,很可能远远不止真情实感的恋爱体验。



大哥竟敢真的封杀我,企图把我锁在家里混吃等死。


厉逍跟在林一木身后踏进房门时,还处在对ESE总裁厉睿报复般的怨恨当中。


只不过是一个没多大风险的手术而已,摘除腺体植入仪器后就不会再被发qing期困扰。只不过是寿命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减损而已,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大哥竟然说封杀就封杀,连信用卡都下令停掉了。


以寿数的长短去定义命的轻重一向是厉逍最唾弃的价值观。如果说几天前的厉逍最厌恶的是不能选择的性别和体质必然带来的臣服和被掌控,那么现在的厉逍最期待的就是自己随便被哪个陌生的Alpha标记,然后带着一身洗不掉的信息素的味道逼迫他顽固的大哥不得不接受自己的计划。


至少在酒吧卡座里被一个觊觎他的Alpha咬上锁骨之前,厉逍觉得谁都没有区别——按摩 木 奉而已,有必要刻意去区分哪个牌子什么功能么。


可对方的气味激得厉逍几欲作呕。用尽全力推开作乱的手,厉逍抬头看见林一木向他挑逗一般勾起的嘴角,嗅到了混在各种难闻的信息素当中,不甜、不苦、不涩的伏特加的味道。


舍他其谁。

————————————————



戳开上车,戳不开搜同名微博


————————————————

通宵寻人的厉睿在疯掉之前,等来的不是想象中要死要活地把刀子架在脖子上求上手术台的厉逍,而是一身伏特加味道的弟弟,被陌生的男人托在背上的诡异的画面。


其实并非完全陌生。厉睿知道diviner众多粉丝里,厉逍并不是最有分量的一个,但一定是最低调、最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也有崇拜者的一个。要不是偶然发现厉逍藏在手机里数量庞大的文评,这件事连厉睿都很难发现。


厉逍无意窥探藏在diviner马甲下笔者的真面目,直到一篇名为《身怀宝藏》的专访被助理随手搁在化妆间里。神秘作家主动现真容,温润的外表和绅士的言谈举止的确很有迷惑性。


可小霸王却从林大作家眼里敏锐地捕捉到了同专访极力塑造的形象截然不同的东西。并在不久之后,从隔了半个卡座的空间和令人窒息的信息素发生的一个戏剧性的对视里,亲自得到了印证。


厉逍透过文字轻易爱上的人,迷人得让小霸王为之折腰的diviner。


不负所望。



END

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个变态

评论(44)
热度(502)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