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荤素搭配,天生一对(下)

2000fo点梗第二发,来自  @橘色的天空  小板车别嫌弃

大排档厨师ko X 素菜馆头牌郝眉

当初你说不卖身,不卖就不卖。现在又要用真爱,把他骗回来~~

牛仔裤坑总汇

——————————————

前文请戳这里

下篇

ko一直有个秘密,故意瞒着郝眉。


他对郝眉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企图。


生活的狗血程度远远超过最初的想象,一见钟情的戏码来得猝不及防。ko硬得像块顽石的心在意外碰见郝眉最难堪面目的一瞬间,沦陷得毫无预兆。


反戴棒球帽、打扮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局促地立在大排档老板跟前。长得再好看的人在不得不低头的时候,连笑容都是僵硬的,没有真情实感,只有刻意的讨好。ko很了解自己的老板,男孩子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老板随便找个理由打发掉了。


男孩一双极亮的眼眸刷地黯下去的时候,ko都能听到火苗被冷水“滋啦——”一下浇灭的声音,浓烟水汽混着残渣灰烬,狼狈不堪。


老板转头就跟管账小弟分享刚碰到的“极品”:“什么都不会干的小子也想留在我这儿?问他为什么来应聘服务员,竟然说觉得我这里的五花肉很香很好吃。呸,我这儿是福利院吗免费给他发肉吃?”


ko相信男孩子说的是实话。没真正经历过饥饿的人,当然理解不了大排档里飘出来的五花肉的香味,就如同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最后一点火光里慈祥的奶奶,美得就像一个幻觉。


如果他留在我身边。ko心想,我一定好好宠他,免费给他发肉吃。


之所以是“如果他”而不是“我要他”,大概是因为产生这个念头的人从来就没想过这种假设有一天会变成现实。兜兜转转,一见钟情的人离开眼前,又回到了同自己一巷之隔的地方。


他摘下了棒球帽,换上了隔壁素菜馆的制服。他的嘴角噙着真诚的笑意,循着阴影处飘来的肉香,一步又一步,自光明的地方一直走到巷子的尽头。


而他本身就是光源,不惧黑暗。他就这么轻易忽略了自己身上的油污汗渍,就这么自信地立在自己眼前。



郝眉一直有个秘密,但他真的不是故意瞒着ko的。


因为他刚刚才发现自己对ko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方才自己吃小龙虾吃得好好的,花椒辣椒催得眼泪鼻水一起流,根本闻不到越靠越近的ko身上熟悉的气味。当自己终于察觉到一股热气冲入耳廓时,心脏蓦地跳漏一拍,短暂的沉默之后竟然开始“咚咚咚”乱跳一通。幸亏自己演技爆表才勉强没露馅。


ko身上的油烟味还是这么好闻,用力一嗅,还能辨别出昨晚用的香皂是清爽的柠檬味。ko的肩比想象中还要宽,靠过来的时候把屋檐透过来的最后一线光完全挡在身后。ko的手掌比想象中还要大,修剪整齐的指甲触感粗糙又温暖,郝眉舒服得想要叹口气,又隐隐觉得这样的接触还远远不够。


想什么呢!郝眉狠狠捏了自己一把。少年,你的想法很危险啊!


郝眉心乱如麻,正打算找他们家睿智英明的老板诉苦一番,顺便求开解。没想到刚闯进办公室就撞见了一幅半限制级画面——


两条影子紧紧交叠在老板那张价值连城的茶桌上。郝眉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再睁开,只见贝微微白花花的小腿被一只手固定住搭在肖奈腰间。幸亏郝眉来得早,天雷勾动地火才刚开了个头,衣服都还好好穿在身上,只是老板和财务,噢不,未来老板娘双双转过头的时候,贝微微口红是花的,少了的东西都印在肖奈嘴唇和脖子上。


郝眉当下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糟了我坏了老板的好事要被扣工资了”,而是“噢,原来如此。”


素菜馆每个人眼里的肖奈就是朵高岭之花,不食五谷不沾烟火。可没想到就连禁欲系肖扒皮也有暗搓搓把女孩子拖进办公室吻得难舍难分的一天。郝眉想起肖奈第一天就把贝微微强行留在办公室管账的画面,而老板最近频繁往楼下搬运那些“别人送的自己不爱吃”的零食,还不让贝微微分给其他人吃之类的举动,好似每一件都能同自己扯上点关系。


当初同ko一起吃午饭没多久,于半珊就嬉皮笑脸地来套自己话:“每天中午一脸荡漾地跑出去,是在后巷包养了妹子,还是包养了一只野猫啊~?”


那时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分享ko碗里的肉有多香多诱人,开口就是:“去去去有你什么事,多干事少八卦,小心老板找你赔茶具”。


脑内画面越来越失控,郝眉感觉自己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二十几年没开过窍的脑瓜子总算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原来爱情同独占欲,十有八九讲的就是同一回事啊。



单恋进化成双向暗恋,两人之间相处的尴尬值直线上升。郝眉还没来得及想出最好的方法化解尴尬,一个不小心,自己老底都被ko掀翻了。


其实ko很早就猜到郝眉同家里人闹得不太愉快。郝眉性子天真活泼,不像是在同自己一样无父无母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可他一直不愿意提关于家人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离家出走,要不就是寄人篱下不痛快自己跑出来自力更生,根本想不到他原来是尊媲美肖奈的大神。


都是郝眉那新晋“未婚妻”赵二喜惹的祸。


那天中午郝眉闹肚子,不小心把没锁屏的手机落在ko身边。手机叮咚叮咚响个不停,ko下意识瞄了一眼,就get到了许多惊天大秘密。


“美人小受受!这是出去傍上大款乐不思蜀了么?你爸多少亿家产说不要就不要啦!”


ko:“!”


“竟然不理我…我跟你说哦,你未婚妻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他看起来很讨厌我,他只喜欢那家破素菜馆里一个管账的穷小丫头,但我就是忍不住接近他骚扰他,不想让他同别人搞*基,就想独占他,让他眼里只有我一个人。”


ko:“!!!”


“安慰安慰我行不!好歹我还是你未婚妻,跟你一起洗过澡睡过一张床的交情都忘干净#%Da37%@#¥@ds”


ko:“……”


手机那头的“未婚妻”不知经历了什么,短信戛然而止。


然而就算郝眉手机突然爆炸也没什么用了,ko已经get到了所有他不想知道的关键词——家产、未婚妻、一起洗过澡、睡过一张床。


ko觊觎郝眉不是一天两天了。14岁开始独立,ko又是个没什么消费欲的人,存折上的钱也够同郝眉一起租个房子,不用和同事挤饭馆宿舍。ko正在物色离饭馆比较近的地段,打算有点眉目了就同郝眉表白。连台词都在心里过了千百遍——


“饭我做,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我什么都会干,你要不要做我室友…兼男朋友。”


这是ko能想到最真诚的情话,现下又突然显得有点可笑。只要郝眉愿意回家,饭有人做,碗有人刷,地有人拖,衣服有人洗,想吃什么,说不定未婚妻都愿意喂到他嘴里。虽然这未婚妻看起来就要红杏出墙,走了一个,也很可能会有下一个未婚妻。


ko想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终于想到唯一一个不放手的理由——要是郝眉不愿意回家呢?


那我就养他,给他喂最好吃的肉,给他我能给得起的最好的生活。



郝眉捂着肚子从厕所里爬出来的时候,巷子尽头空无一人,台阶上搁着一盒塞得满满当当的蜜汁叉烧。


“ko今天这么早就开工啦?”郝眉小声嘟囔几句,注意力很快就被叉烧吸走了。


第二天午饭时间,巷子里还是空的,台阶上搁着一个小锅盖,掀开来,是一盆热腾腾的水煮鱼。


郝眉:“ko真好,没空还记得给我留肉吃!”


第三天午饭时间,人还是不见踪影,台阶上是郝眉最馋的、怎么吃都不腻的麻辣小龙虾。


郝眉:“……”


今天的小龙虾,一点都不好吃。


连续两个礼拜,郝眉被ko留下来的肉重新养出了双下巴,人胖了一圈,小脸却总是蔫蔫的,用于半珊的话来说——两个礼拜把一辈子的气都叹光了。    


少了ko那张脸下饭本来就够生气的了,更让郝眉生气的也不是ko一个字都不解释就人间蒸发,而是某次在宿舍窗口看到ko倚在大排档后门捧着手机,也不知看到什么好消息,嘴角扬起一个可疑的弧度。这个笑落在别人眼里没什么,落在郝眉眼里,就是又憨又傻。


他对我都没这么笑过!


他一定有女朋友了!


切!他女朋友怎么可能有我好看!


郝眉气得连ko刚才留下来的五花肉都吃不下了,整个午休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腾起来开始求神拜佛:


“老天保佑啊…要是他还没有女朋友,或者今天就跟女朋友分手,我愿意继续吃素,不霸占他碗里的肉了。”


老天:谁,刚刚有人在说话?


于是郝眉又度过了没有ko的凄惨的一天。


他正苦求一个上门见ko的理由,理由自己就送上门了。肖扒皮不计前嫌(郝眉:你自己干大事不锁门怪我咯?),塞给他一千块,让他把隔壁大排档的炒菜小哥挖过来做厨师兼临时店主,自己要同贝微微周游列国旅行结婚了。


郝眉:“你这一千块,给他还是给我的。”


肖奈:“给你的,辛苦费。不择手段,献身也行。”


郝眉:“一千块把我卖了,让我去和亲?”


肖奈挑眉:“不愿意?”


郝眉:“成交。”


爱情之所以盲目,就好比当初给一个亿都不肯去和亲的人,为了一千块把自己卖了。还卖得特别爽快。


于是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ko愣愣地瞧着大喇喇霸占自己半边床的男孩子,一根手指挑起自己的下巴,学着电视剧里黑社会大哥手下的小喽啰痞里痞气地调戏良家男子:“我们家肖老板看上你了,跟不跟我走,不走我就动粗了!”


ko被接二连三的琐事困住的精神已经到了疲惫不堪的地步,而眼前这个人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精神一振的力量。阻滞的血液又被旖旎的思念催动,焐热冰冷的指尖,安抚抽痛的胃部。


ko已经连续十几个休息时间在外面奔波了。先卖掉家里的老房子,再预估一下即将到手的店面能贷多少款,想方设法将老板刚好想要转让的大排档连同二楼住处一起盘下来,就为了自己当老板,彻底把郝眉养起来。大排档要改成郝眉喜欢的样子,斩料店还是私房菜都听郝眉的。


房产证就是ko的告白,他孤注一掷,似乎没有考虑过郝眉还有拒绝他的可能。


如今看来郝眉也不太可能拒绝他了。“小流氓”一张脸都快贴上自己胸膛了,膝盖在自己大腿侧蹭来蹭去,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我也看上你了,跟不跟我走,”ko又露出了郝眉那天看到的“可疑的”微笑,“跟我走,每顿都有肉吃。”


小流氓郝眉霎时像煮开了的滚水,脑子里都是沸腾的气泡,咕咚咕咚的就要炸锅,还没把ko的话消化完整就开始语无伦次:“才不要…只吃肉,不健康…我们家老板说,肉再好吃,也要注意荤素搭配…”


ko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眼角眉梢写满了对“荤素搭配”双手双脚赞同。郝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胡话,羞得差点把自己舌头给咬下来。

————————————————


你的黄瓜 (戳开滴滴滴,戳不开直接搜同名微博)


————————————————

美人私房菜的熟客们隐隐察觉到,最近这地盘看起来不是很太平。


私房菜隔壁的大排档炒菜小哥摇身一变大老板,把素菜馆那个长得标志的前台小哥挖走了,听说还打算开家新的私房菜,专做肉食生意,妥妥地打算跟肖扒皮叫板了。


众人正期待着肖扒皮大战无名小哥的戏码不日上映,人家带着新晋的老板娘说跑就跑,不知上哪逍遥去了。美人私房菜的临时店主,竟然是经常被肖扒皮罚去洗厕所的服务员小哥。


吃瓜群众一脸懵逼。这究竟是天下太平呢,还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呢?


暴风中心的肖夫人此时正躺在沙滩上给自己老公抹防晒:“大神,你是不是早就料到那一千块收不回来了?”


肖奈低头在老婆嘴上偷得一吻:“那是嫁妆。”



END

我可能是今天最后一个发文的?情人节快乐呀各位!


评论(57)
热度(361)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