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地春】【k莫】大尾巴狼猎艳记(车)

刘地X春生,恶搞小红帽,赠 @莫上花K 

纯粹为了开台小车车的复健产物,不算在2000fo点梗内

没错你过去看到的可能是假童话

牛仔裤坑总汇

————————————————

从前有座山,名春。山脚下住着一户杜姓人家,世世代代供奉着春山山神,受山神照拂,享受阳光雨露得以子孙延绵。


杜家每一代子孙里,只有一个命定的孩子能够窥得山神真容,与山神沟通,因此这个孩子通常就是未来的家主。杜春生从出生开始就是杜家第66代家主。家主命中都有一劫,而十有八九都是情劫。


春生可管不得什么劫不劫的了,他已经18岁了,依然是条咸鱼。念书不够大堂哥好,嘴巴又不够二堂姐甜,连胆子都不够小堂妹大,除了一张好脸和一把好嗓子之外一无是处,顶着个招人恨的“未来家主”的名头浑身都不自在。


可春生根本不想做家主,他想离开春山,去唱戏。


这个念头从他第一次碰见路过春山山脚的西洋戏班子就开始了。那些人长得好看,衣服花花绿绿的好看,无中生有大变活人的把戏更好看,诱得春生一颗心早就跟着戏班子飞出了春山。可这些又怎么跟长辈说呢?春生平时连被兄弟姐妹暗搓搓欺负了都不敢告状的,更别说在长辈面前说自己打算撂挑子不干了。


还有山神那老头子,谁要留在这里跟他一生一世啊。别的家主出生时收到的不是防身宝物就是灵丹妙药,只有自己收到的是一顶红帽子,每次戴着它上山供奉山神都像新郎官。老头子嘴巴欠,每次吃完自己带来的贡品之后打个饱嗝就开始胡言乱语:“小娃娃,上山路远,记得千万别把帽子摘下来,不然准碰见大尾巴狼喔!”


呸,乌鸦嘴!


小怂包春生就从来没敢开口说个“不”字,哪怕心里“呵呵”了一万遍,面上也只能腼腆一笑,接着点头如捣蒜。


不听山神言,吃亏在眼前啊~春生终于知道老头子不是随便乱说的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天是成年之后第一次上山供奉,咸鱼春生走到半路心里闷闷的没地儿发泄,拽起头上的红帽子一把摔在地上跺了一脚,还没来得及开口抱怨两句,面前忽如其来一阵妖风刮得人睁不开眼。抱着脑袋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的春生瑟瑟抬起一只眼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阴影底下,头顶上高壮得可怕的黑影里一双绿油油的眼,幽幽地盯着缩成一团的自己。一条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欢快地扫来扫去。


妈妈妈妈妈呀大尾巴狼!


这狼的容貌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时候,俨然是张英俊的男人的脸,裸*着的上身肌肉遒劲,光个头就有两个春生大。人是长得比戏班子的男男女女都好看,可那獠牙、故意没收回去的狼耳朵和狼尾巴委实吓人,看得春生几乎嗷一声晕过去。


刘地是头修炼千年的狼妖,在同类里也算个异类了。别的狼妖都是色*狼,刚修成人形就耐不住拈花惹草,只有刘地对这方面兴趣不大,就爱吃山鸡啃骨头。因此被同伴们取了一个别致的绰号——地狗。


为了摆脱这个绰号,地狗,噢不,刘地决定找个人开开荤。还没找到漂亮的小姑娘,就撞到了个可爱的小子。


“早啊,戴红帽子的小子。”刘地收起獠牙,极力扯出一个和善的笑。


“早…早啊,狼兄…”春生汗毛倒竖,两腿都在打颤。


“小子,来这山头干嘛去?”


“找、找山神爷爷…”


“你那篮子里面有什么?”


“酒酒酒酒酿丸子,”春生计上心头,把他灌醉了不就不用被吃了?于是鼓起勇气开口问:“祖传配方,很、很好吃的,狼兄要不要来、来一碗?”


刘地心想,丸子有啥好吃的,小东西眉清目秀细皮嫩肉的,比小姑娘长得还好看,肯定比什么祖传配方要好吃得多。再说自己蹲了好几天这山上连个人影都没,不找了,就他了。


“既然去找山神,那我就不耽误你了,赶紧去吧!”


春生一听大尾巴狼要把自己放走,哪里还敢回头,脚底抹油一股脑往山上冲。根本没看到身后那只狼笑得一脸奸诈——小家伙以为自己一只外来狼妖怎么敢踏进春山的,还不是因为山神那老头子出门去找隔壁秋名山山神玩儿去了呗,没个十日八日都不打算回来。山神家地儿大,正好办事。


跑呀跑呀,看你小子能跑到哪儿去?


春生冲进大门的时候,里头灯火通明,老头子却不见踪影。春生扯着嗓子大声求救:“山神爷爷救命啊!有大尾巴狼!我害怕!”


“小娃娃,何需慌张?”


“山神爷爷,您的嗓子怎么…这么哑……”


“因为,”角落里走出一个高大的黑影,“我就是那只大尾巴狼。”


————————————————


大尾巴狼好嚣张 (车,戳不开直接搜同名微博)


————————————————

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本来打算劫完色提起裤子溜之大吉的刘地,竟然吃上了瘾,说什么都不肯把猎物放走了。大尾巴狼抱着哭唧唧的春生好说歹劝,企图把人掳走。


“你…你把我带走,到底想干嘛。”


不想干嘛,就像天天干。这话又不能说,说了事儿就要黄。刘地想了想,决定把问题丢给对方。


“你最想干嘛,我就跟着你干嘛。”


“我想开戏班子,唱戏。”春生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怯怯瞧着刘地。


“……”


我一只法力高强的千年狼妖,开戏班子,唱戏。


好么,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于是一只头一回偷腥的“色*狼”就这么成了一只忠犬,跟着杜班主浪迹天涯,在不同的地方留下了一首首动听的歌,和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END


来自春山山神和秋名山山神智慧的凝视



评论(35)
热度(206)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