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倘若一切早已注定(HE)

倘若一切早已注定,你是否会一如既往奔向心爱的人。

原著走向,加些许超自然设定。

这可能是想象不到的一个Happy ending。一切并不是最完美的安排,但一定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安排。

牛仔裤坑总汇

————————————————

ko在人生中的前27年里,从来没发现过自己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因为在失去父母亲之前,或是被黑心老板克扣掉大部分工资扫地出门之前,或是在无证开车送货发生了并不是很严重、却给自己招来一大堆麻烦的车祸之前,ko根本没有收到过任何预警。


然而这种能力虽然姗姗来迟,用处却是意想不到的大。或者说它在大多数时候就好似不存在一样,而它起效的时候从来都只针对一个人——莫扎他—— 一个在游戏里说好要嫁给ko,却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人间蒸发的男孩子。


当ko轻松黑进莫扎他的系统并成功找到“未婚妻”的照片的时候,足以让任何一个唯物主义者咋舌的一幕发生了。ko竟然透过屏幕上这张静止的小脸,看到了一张生动的笑颜—— 视野里的自己身处一个貌似是公共食堂的地方,隔着码得整整齐齐的大盘菜蒸腾起来的雾气,齐刘海反戴棒球帽的男孩子微微仰起头,笑出了一道可爱的双下巴。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ko带着疑惑和按捺不住的期待坐上了北上的列车,一路追到了庆大离男生宿舍最远、布置同预知画面中最相似的食堂。鼎鼎大名的黑客“ko”再次执起锅铲炒起了大盘菜,成为了一名平凡又不普通的食堂小哥。


这场等待很荒唐,既坚信他会出现,又怀疑自己的预知不过是一个幻觉。直到亲眼见到郝眉的那天ko才知道,他的笑容来得那么艰难,需要整整三个月不间断的祈祷才终于降临;又是那么简单,仅仅是自己手上的三份糖醋排骨,就能让他露出蓦然撞见初恋情人一般惊艳的神情,视线几乎离不开色泽油亮的肉块,圆而大的眼睛盛了一捧璀璨的星光。


所谓不相信预知,只不过是从来未碰见过奇迹的降临。郝眉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只这么一眼就美好得不似属于凡间的任何事物。ko决定牢牢抓住这份礼物,沿着仿佛是上天画好的轨迹,一步又一步,走向了令人心动的莫扎他。


食堂里短暂的一面让ko看到了不确定处于多远之后的未来。画面里的郝眉软萌的刘海高高梳起来露出了饱满的额头,俨然是刚刚踏入社会的模样。每个夜里陪伴自己入梦的那双明亮的眼眸正乖巧地闭合着,窝在一张卡通花样的被子里睡得香甜。ko极力调动视觉范围,简陋的木板床四周环绕着类似大排档的桌椅,上面立着模模糊糊地印了店名的餐牌。


于是ko轻而易举地给自己找了一份兼职。食堂里前台打饭的机会并不多,ko又开始了新的期待。而预知里的郝眉还有大半年才能走出校园,这次等待或许更加漫长,却又更加成足在胸,有了确切的盼头,日子就不那么难熬。


真正让ko措手不及的是,期间竟会有他不能预知的意外惊喜突然砸在头上。


所以当郝眉在ko开始兼职的第二个晚上突然在厨房门口截住他开始套近乎,并用着像少年人一样稚气的嗓音,和类似撒娇的语气朝他抱怨着食堂里的炒青菜太淡的时候,ko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沾满油渍和冷水的指尖在围裙上擦了又擦,无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身上的油烟味熏到眼前天使一样的男孩。


他的天使并不介意,也许根本没发觉ko的窘迫,腆着脸一直往大厨身前靠,奶声奶气地要求交换电话号码。ko不清楚预知之外的任何情节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意外的变数,就在一阵慌乱中委婉地拒绝了。


心上人无意识的撩人更致命。ko并不知道那句让自己心脏不停跳动的话——“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是否发自内心,但他坚信对于统共才见过自己两次的郝眉来说,这一定是种无意识的客套,让人心里熨帖,却又惶惶不安。然而这种不安在ko看见郝眉落下来的一床蓝色的被子之后瞬间消散无踪。


原来那张卡通被子是郝眉的所有物。只要自己捡回去,期待中的相遇一定会如期降临。


长达半年的相处中,ko同郝眉渐渐发展成了可以同一桌吃饭谈心的朋友。尽管称之为谈心也并不恰当,多数时候都是郝眉在吃吃喝喝唠唠叨叨,ko沉默地品尝着低度数鸡尾酒像饮料一样甜香的味道。这种酒最得郝眉欢心,偏爱烈酒的成熟男人在起初短暂的不习惯之后也找到了喝果味酒的乐趣。


也许喝酒的乐趣根本不在于口感是否合适,而在于一同喝酒的人,是否比酒本身更让人迷醉。


相处越久,ko所能提前看到的画面越清晰。当他成功等到了喝饮料喝醉了睡在自己床上的郝眉后,就立马看到了同样不知道多久之后的自己,正低头俯视着坐在电脑桌上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的郝眉。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他露出这种像炸毛的小猫一样的表情呢?


ko再次沿着预知到的轨迹轻松杀入致一,在以黑客“ko”的身份第一次同郝眉会面的时候恍然大悟——原来只要把他的桌面那个碍眼的女人的硬照换掉,就能把脾气好得不像话的郝眉惹得从桌上蹦起来。


ko没说谎,在他眼里那个女人根本一点都不好看。要不是极力克制住自己作乱的冲动,当初出现在郝眉桌面的就是他撑着圆圆的脸蛋歪在屏幕前打瞌睡的照片了。一股浓重的酸涩在心底化开,又在郝眉马上将注意力转到“吃饭问题上哪解决”之后,混入了一丝甜蜜的味道。


来求助我吧。ko心想。无论什么烦恼,我都愿意解决。


郝眉终究什么都没说,却开始拉着他一家又一家,几乎把帝都最好吃的美食尝了个遍,并无意中让ko偷艺偷了个遍。ko暗自将郝眉的饮食偏好全部刻在心里,一遍又一遍整理着,随时准备着从饭友正式转变为某人的专属伙夫。


在一个又一个预知里,ko见到了各种各样的郝眉—— 听到ko亲口承认自己是手可摘星辰之后尴尬万分的郝眉,一千块钱把自己“嫁”出去后得意洋洋的郝眉,被戳破隐形富豪身份之后四处逃窜的郝眉,看到西服加身的ko之后眼神惊艳的郝眉,踩着一堆臭袜子出来开门时眼神惊愕的郝眉……


这个幸运的男人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各样完美的方式,去迎接他的男孩。比如说,在尴尬的郝眉呛了一大口水的时候贴心地给他递上一张纸巾,故意早早完成加班任务陪着他花掉了一千块的“嫁妆”,在他落荒而逃的时候将他挡在自己桌底下,又或者是试西服的时候故意把领子弄乱、扣子全部扣上,引诱着郝眉亲自下手把他收拾得光鲜亮丽。


又比如说,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最饿也最迷糊的宿醉后的下午——提着新鲜的肉菜蔬果找上门,用自己整理完毕的“郝眉饲养宝典”成功俘虏郝眉挑剔的胃,顺便要来了一张长期免费居住证。


从那以后,不知怎的,ko就像突然失去了这种能力一样,再也没看见过任何不属于当下的画面了,而他也不再需要这种能力了。同居之后短短几个月,ko就成功睡在了郝眉枕边,跟他穿着同一款睡衣,分享着同一张被子。


ko停止了任何祈祷或者任何许愿的行为。作为芸芸众生里一个普通人,他已经足够幸运。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他找到郝眉,接近郝眉,并用一个又一个未来的画面让自卑的他获得了同郝眉并肩而行的勇气。再多哪怕一丁点的愿望,都是过分的贪心,ko并不需要。


直到许多年之后的某一天,ko额头长出了第一条皱纹的时候,阔别已久的能力突然又砸在了身上,眼前却再也不是什么意外惊喜。


画面当中的郝眉一身黑衣,臂弯上一捧小小的勿忘我,缀以点点满天星,孤零零地立在看不清碑文的石碑前。郝眉似有所觉回过头来,一张脸虽有憔色,仍然年轻得让人分辨不出年龄。画面在郝眉开口之前便瞬间转到另一个郝眉,面容不再年轻,神情依旧开朗阳光。他每日约上兄弟准时晨练,他学会了自己做一桌好菜,他隔段时间便会给自己添上一套最新款的西装,把头发染得漆黑,装成一个年轻的叔叔在公园里逗小孩玩儿。


他过得很快乐。尽管他的身边…没有了ko,也没有别人。


他果然还是ko所认识的郝眉。时光再残酷,男孩依旧神采飞扬,不可磨灭半分。


ko开始了最坏的猜测——自己是意外离开的?还是生病走的?然而无论答案是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重要的是他已经不在郝眉身边。而郝眉还好好地活着,快乐地活着,就是不幸之中最大的幸运。


ko从预知当中彻底抽离出来的时候,平白无故缺失了一大段人生。既等不到同郝眉正式告别的机会,也等不到想象当中死后的人可能会经历的种种遭遇。预知与现实就像一场梦,他从一场“瞌睡”当中醒来,再次坐在了当初被莫扎他一声不吭抛弃之后,只剩手可摘星辰一动不动立在游戏中的电脑屏幕前。


ko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很疼。用力回忆了一下同郝眉相处的细节——很清晰。他很有可能死而复生了。


再次黑进“未婚妻”的电脑翻出照片,耳边突然响起了属于自己的声线,却不似自己能够发出来的话语——“再次追求他,可能又是一场注定的悲剧。”


ko冷静下来想了想,告诫者并不是危言耸听。“死去”的ko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离开人世的,因此很可能无法避免灾难的发生。


告诫者仍在喋喋不休——“上天垂怜,给了第二次机会。放弃这段人生吧,开始别的生活,或许能够平安无事,好好活下去…”


ko开口打断了意图不明的“告诫者”。


“没有郝眉在身边的第二次机会,ko这个人,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对方不再发话,ko再次收拾行囊,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去往帝都的列车。而类似的劝诫从此再也没在ko耳边响起过。


幸运的是,即便ko再也没有看到过未来的郝眉,23岁的郝眉依旧在那里,依然鲜活明亮,依然令人心动。在没有预知能力加持下的ko一步步攻略郝眉,每靠近一点,ko便在心里默念一遍——


上天最大的垂怜,不是赐予ko的第二次生命,而是让我能够再次奔向郝眉的机会,是允许我爱上他、无条件对他好的第二次机会。


这一次,ko用更短的时间拿下了郝眉。多出来的以恋人身份相处的时间里,又能够多给他洗几次衣服,多给他做几顿饭,多陪他加几次班。多出来的相守相伴的每一分一秒,又可以同他多亲吻一次,同他多zuo* 爱一刻,同他多拥眠一瞬。人生苦短,倘若结局注定,此刻多相处一秒,都是值得庆幸的额外的收获。


也许有些人生来就是飞蛾,再重生多少遍,都按捺不住心底深处扑火的本能。ko并非无知,却更加无畏,天生憧憬炙热的爱恋,向死而活。


获得第二次生命的ko一直做好了随时离开的万全准备,把能买的保险都偷偷买上了,受益者全部都是郝眉,尽管对于衣食无忧的郝眉来说这些准备可有可无,到底是自己除了回忆之外能够给他留下的最好的东西。生活有滋有味、细水长流,平静得常常让ko产生一种错觉——他们俩可以一直牵着手走到很远很远的未来,一同化作尘埃入土。理智又及时将他拽回当下,苦涩严丝密缝掩在甜腻的痴缠中,谨慎地不曾泄露一分一毫。


重来一次,不,无论重来多少次,ko对郝眉的爱只增不减。


每个亲吻都缠绵得像最后一次,每次交缠都热烈得像最后一回,猛烈得经常让郝眉招架不住连连求饶。男人抓紧每一秒黏着他的男孩,重生前从来羞于启齿的“我爱你”,重生后日日夜夜挂在嘴边,听得郝眉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又时常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甜蜜的回应。


没想到这番肉麻的表白,一讲就讲到了郝眉89岁的时候,同ko在嘴唇相贴的亲吻中一起离世的那天。


所谓早已注定的命运,竟是一个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结局。


————————————————

拥有超乎常人想象的能力的不止ko一个,即便重生以后失去了窥见未来的能力,ko也不会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超能力者。


郝眉在人生中的前24年里,从来没发现过自己拥有回到过去的能力。或者说它在大多数时候就好似不存在一样,而它起效的时候从来都只针对一个人——ko。


同ko在一起之后的不久,郝眉无意中发现自己恐怕是奇幻小说里才存在的时间操纵者,一双眼竟然能够窥见时间的缝隙。虽然只能透过缝隙主动地传输到过去不久之前同ko相处的某一个片段,但这种微小又不能宣之于众的能力已经是一份极其珍贵的礼物了。毕竟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时不时回到过去,享受一下难忘的时光,之后又能轻松返回当下继续生活的呢。


郝眉把第一次穿越的机会用在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刻。本该全程低头专注地盯着糖醋排骨的男孩,仰头给了打饭小哥一个灿烂的笑,一句真诚的感谢,还附赠了一个除了ko没人能察觉到的wink,短暂得连ko自己都觉得是个幻觉。


郝眉的第二次穿越,回到了两人第二次相遇之前,本该等了足足一个星期的ko,在大排档入职后的第二天就撞见了刚上完洗手间的郝眉,并捡到了一张带着郝眉最爱的牛奶沐浴乳香味的被子。


郝眉的第三次穿越,他灌掉了整整一打果味鸡尾酒,在一阵微醺中趴伏在大排档饭桌上,半醉半醒地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直到四周空无一人,大厨终于收工走过来试图唤醒自己,一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郝眉便乖巧地借着那只粗糙宽厚的手的力道,双眼惺忪地朝ko笑得一脸傻气。


睡了ko的床,意料之中;盖了ko床上属于自己的被子,意料之中;问ko“是不是往菜里下什么药啊”,ko不接话,意料之外。提到老三ko一脸不高兴,又是意料之中。


郝眉的第四次穿越,除了原本就是女神做桌面工作机,就连私人笔记本和手机桌面都换成了同一个相貌美艳身材火辣的女人。不出所料,提早了几天get到一只主动上门的ko。


郝眉的第五六七八九…次穿越干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撩汉。比如说,同ko搭伙觅食的时候故意给他透露更多自己的饮食和生活癖好,听到ko亲口承认自己是手可摘星辰的时候故意呛了好几口果汁,拿到一千块“嫁妆”的时候兴奋地从背后搂紧了ko的脖子,被戳破隐形富豪身份的时候一路躲到了ko桌子底下紧紧攥着他的裤腿,帮ko整理西服衣领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在他脖子上蹭了一把…


又比如说,在一个又饿又迷糊的宿醉后的下午,挣扎起来换上尺码有些小的t-shirt和又轻又薄的短裤趴回床上继续挺尸,直到门铃声响起。


郝眉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卓越的演戏天赋。每每控制不住以未来恋人之间相处的口吻同ko讲话,险些就穿帮。或许是恋爱中的人智商都直线下降,郝眉只要使出一个装傻充愣的眼神就能打消ko的疑惑。既要不着痕迹地撩他,又要扮成无心之失的样子,每次穿越都不能久留,否则肯定活活把郝眉憋坏。


幸而这种错乱的时空穿梭的体验并没能维持多久,仅仅一年,郝眉就再也没碰见过时间的缝隙了。


直到许多年之后的某一天,郝眉额头长出了第一条皱纹的时候,阔别已久的能力突然又砸在了身上,眼前却是一片悲恸的血色。


相伴多年的老夫夫放年假的时候选择了徒步旅游,行至崖边取景拍摄的郝眉踩中一块落石,ko千辛万苦将郝眉拖上来甩出去的一瞬间,整块大石齐齐断裂,ko独自一人掉落山崖。


山里没信号,郝眉摸下去的时候ko只剩一口气。话说不出来,眼睛极力睁大到布满血丝紧紧盯着泪水和泥水糊成一团的郝眉,弥留之际不愿离开。千般不舍万般不甘,终究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郝眉活到不惑之年,曾经为自己能够穿越到过去再同ko相处一回而感到窃喜,却第一次因为自己没有能力看到未来、不能阻止意外的发生而感到懊悔。愣愣怔怔之中,眼前出现了一个新的时间缝隙,诱惑着操纵者投身其中,一去不回。


然而时间操纵者只有体验的自由,并没有权利改变命运的结局,更遑论干涉生死。郝眉十分清楚就算自己连同ko回到一个小时之前,甚至回到旅行之前,也不可能阻止得了意外的发生。


既然一切早已注定,不如回到更久远之前的时空,我与他再快快活活走一回。


郝眉极力调动意识,却失望地发现以自己微弱的能力只不过曾在一年以内的时间点里穿梭旅行,并不能让两人一同回到十多年前ko还没遇到自己的地方。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眼前的缝隙缓慢闭合,郝眉只能不断祷告。


彻底绝望的前一刻,耳边突然响起了属于自己的声线,却不似自己能够发出来的话语——


“你可以得偿所愿,但需要付出代价。作为生命赖以存在的时间的主人,我将取走你十余年寿命,收回所有操纵时间的能力,以及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忆。你可愿意。”


“我愿意。”


“你们将形同陌路。然而命运变化万千难以预料,尘世中陌生人也有不期而遇的可能。也许你们会再次相爱,再次来到这个悬崖,再次陷入这个境地,而你将不会有第二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可愿意。”


“我愿意。”


“为何?”


“万能的时间的主人,”郝眉沾满血污的脸上一双眼盛满了重燃希望般璀璨的光,“人间情爱对您来说也许是无穷岁月当中聊以消遣的东西。也许您并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做无谓的挣扎,而我只是简单地想让他再活一次。”


“不论他的人生会如何?”


“不论他的人生会如何,”祷告者眼神坚定不可动摇,“他不应该停留在今天,结束在这个地方。”


————————————————

倘若一切早已注定,你是否会一如既往奔向心爱的人。


“我会。”——ko


倘若一切无法改变,你是否愿意不惜代价换他重新活一次。


“我愿意。”——郝眉


上天公平,给ko留下了记忆,给多年后的徒步地点降了一场暴雨,掀动了大规模的泥石流,提前阻断了探险者的脚步。这一切都来自于ko独自躺在悬崖底下时虔诚的祷告,以及重生之后被突然取走的窥见未来的能力。


之后一切是否顺遂,都不在神祇义务范围之内。两人所有“付费”的幸运已经花光。


接下来的幸运,唯有十指紧扣相互扶持,一同期待。



END

这个黑洞一样的脑洞源自于热播剧《鬼怪》,第五集结尾时鬼怪大叔突然看见了他命定的新娘29岁的样子——她身边没有了他的陪伴,却依然像19岁的时候一样,过得阳光灿烂,可能已经忘记了鬼怪的存在,可能正准备奔向一场新的爱情(当然剧还没结局,男主看到的不一定是他以为的样子)。

这个画面狠狠戳中了我,于是有了这篇。在我看来,即使身边没有了ko,在不可抗争的前提下郝眉一定会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好让ko安心。而这里我幻想了一种可以抗争的结局。从ko的角度来说,即使能够窥见类似的画面,再活多少遍,他也一定不会放弃追逐郝眉。

发文祈祷 @芦笙 的硬盘快修好,我等的文还在里面呢!


评论(63)
热度(258)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