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一击即中(abo)下


文赠神之右手大明明 @Ming_sis  明明配图请戳这里

这个杀手不太冷au,全程无虐,欢脱向

32岁Alpha杀手ko X 18岁Omega天才郝眉;面瘫洁癖攻X健气嘴炮受   

完结篇污污污污污

牛仔裤坑总汇    上篇【直入眉心】

————————————————

鬼哭狼嚎的小孩拼了小命才保住了自己脖子上的“贞操带”。


这东西虽然防水,但也经不住洁癖男的暴力搓洗啊!


在ko眼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条烂布,其实是郝眉和“K”里唯一的兄弟——代号“愚公”的医师一同研发出来的抑制装置,平日里可以自由控制发情热时信息素的泄露。虽然并不能避免每月例行的发情期,但也足以让使用者在一定时间内保持清醒,直到适量的抑制剂注入身体。


“贞操带”的实验数值不稳定,因而没有被“K”组织投入生产,只允许两个天才Omega研发者作私人用途。


虽然choker有些任性,戴在愚公身上经常罢工,但人家好歹是个天天呆实验室的技术宅,戴不戴都无所谓。反正装置在郝眉身上从来没出过什么大毛病,就一直这么用着了。这个头号爆破手可不想哪天出任务时突然在大街上发起情来,莫名其妙就引来一大群喜欢吃柠檬的Alpha。


就算他们不嫌柠檬酸牙齿,郝眉还嫌他们牙口不好呢。


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像眼前这位大叔那么好的牙口,喝啤酒从来不用开瓶器,嘎嘣一下撬得干净利落,连红酒的木塞都能一口咬掉。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叼着瓶盖和木塞的样子有多性感!


郝眉简直按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少男心,越看越喜欢,越瞧越觉得自己眼光特别好。就ko这么个年纪大得能当爹、冷淡得很有X无能嫌疑、穿衣打扮特别土,还是个同年过三十的愚公一样,动不动就打小孩子屁股的老chu男,竟然让人移不开目光,恨不得做个腿部挂件天天黏在他身上。


可此时的ko却恨不得把这个吵吵嚷嚷的小东西连着他那些化学物品和电子仪器打包好,一同丢出去。


“大叔,发胶不是这么用的,大背头土不土啊?”


“……”

土不土,关你什么事。


“大叔你这黑巧克力又贵又难吃,牛奶巧克力才最好吃!”


“……”

好不好吃,关我什么事。


不过郝眉嘴里蹦出来的也并非都是嫌弃。他在美食方面的鉴赏还是挺诚实的,该夸的时候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大叔做饭竟然这么好吃!”小东西嘴里叼着一只油腻腻的鸡腿,手里攥着仅剩的另一只鸡腿,不要脸地开始得寸进尺,“多少钱雇你做私家大厨?开个价,小爷付得起!”


“不卖。除非,”大厨平静地搁下筷子,“你把嘴巴缝上。”


那不行,命可以不要,话可不能不说。


做个饭而已,还能比玩炸弹难度更高?


于是年少无知的郝眉第一次发现了身为谋杀领域天才的自己,都绝不可能点满的一项谋生技能。有时候,谋生与谋杀真的只是一字之差,因为小孩第一回做饭,就成功炸掉了野鸡旅馆老板娘好心借给他用一用的厨房。


爆炸声随即而来的刺鼻的焦味和冲天的火焰引来了消防队,后面还跟着一群“要命”的警察。


领队那人算是郝眉的老熟人了——“K”潜伏在警方的头号卧底,多次协助任务中来不及撤退的杀手和技术人员成功逃离现场,专业抹去一切足以成为呈堂证供的线索,善后工作做得特别麻利。当然,清理起叛逃人员来,手法同样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两人胡乱扯过一张打湿的棉被,顶着浓浓的烟熏妆落荒而逃,从一家野鸡旅馆,迅速窜进了对面那家名副其实的“野鸡”旅馆。


说好听点,就是郝眉这种娃娃脸Omega、看起来绝对不超过14岁的未成年人平日里连门槛都踏不进去的…情qu旅馆。


对面损失惨重的老板娘可不会放过郝眉,连说带比划,把纵火犯及其同伙的相貌特征统统抖出来了。黑警的搜索范围渐渐扩大,周边街道早被完全封死。眼见插翅难飞,郝眉强行压住严重洁癖的ko一番涂涂抹抹,用光了愚公给他留的最后一点保命的东西,沧桑又帅气的大叔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呆头呆脑的年轻男人。


可那双独属于资深杀手凌厉的眼睛却怎么化都遮盖不住。郝眉计从心起,拽过床头一条用途有些不可描述的黑纱,就要往那双最容易露馅的眼睛绑上去。还没得逞,一只手腕被ko牢牢攥住。


“你怎么办?”药物都用完了。


“对啊,我怎么办?”郝眉像是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眼睛四处乱瞟,最终锁定了挂在床头衣架上的一整套女式旗袍和配套假发。


啧啧~好东西啊~


当黑警手下的小喽啰一脚踹开豪华蜜月套房大门的时候,众人眼前就是这么一幅香艳的画面——

————————————————


污污污污污 注意挡风玻璃(若戳不开,搜同名微博)


————————————————

情热遭到强制性的压制,jing虫退却,终于想起来要逃命的郝眉刚踏出房间大门,就被脚下两具面容尽毁的尸体绊了一跤,全亏身后的ko眼疾手快捞住了才没同死人来个亲密接触。


仔细一打量,尸体身形像极了两个被“K”组织全力通缉的叛变者。尸身牢牢捆着莫扎他亲手研制的炸弹,炸弹外壳上赫然是仅限“莫扎他”与“愚公”两人之间相互交流的密文。


“于半珊!”


找死人做替身也不知道找个好看点的,丑哭了好吗!丑就算了,一声不吭丢在大门口,活人都要吓死了好吗!


而这个组织里的头号天才医师向来不会顾及郝眉那挑剔到极点的审美,几行密文刻得歪歪扭扭,虫子似的继续挑战着郝眉脆弱的神经。内容倒是少见的言简意赅。


“给个机会你自爆。你死后,我保证第一个到达现场替你收尸。”俨然是一句无情的诅咒,还附赠一句无情的奚落——


“带着你的老男人不要再回来,不然就打你屁股。”


什么老男人!


我的Alpha,不就比你于半珊老一岁么?


老男人笑话老男人,要不要脸了?


本来心底还隐隐有点感动,都被哥们的厚颜无耻冲干净了。郝眉嘴上骂骂咧咧地摆弄着组织清理叛徒专用的炸弹,迅速改装一番。随后又捡起刚才闯进来那群黑警不小心落下来的对讲机,三两下找对了频率,就着变声器向顶头上司发出了找到清除目标的讯息,揣上遥控器拽着ko匆匆离开现场。


听见机器那头发出的声响,感觉火候已至,少年勾起嘴角,果断按下按钮。


身后一片火焰冲天而起。莫扎他的爆破精准到恰好震碎敌方所有生机,却又能保证“无辜”被牵连的黑警们尸身完整足以辨认。


全当是跑路之前,为“K”送上最后一份礼物吧。



这下一老一少两个“死人”,真的要携手亡命天涯了。


坐上抠门的于半珊特地准备好的“婚车”—— 一台不知经了几手的老式别克,连车灯都是坏的,郝眉甚至怀疑它只要飙到100迈以上,车轮子就会马上滚出来。 然而Omega此时心情愉悦,也破天荒地不再挑剔了,开始唠唠叨叨地跟他的老男人兜老底。


ko是货真价实的孤儿,郝眉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认为自己出生就无父无母。直到这个天才少年因为觉着好玩第一次侵入了组织内部系统,才发现自己的亲生父母竟是组织多年前成功清除的目标。


两岁的幼童其实并不能留下多少有用的记忆,但“K”一向酷爱斩断任何意外发生的可能。短短两年模模糊糊的记忆被彻底清洗,郝眉从零开始被迫进入了组织,并被发挥了最大的潜能,成为了一名技术型杀手。


所谓16岁的少年,其实早在意外对ko一见倾心的那天就迎来了自己的成人礼—— 一次作为Omega欲望的觉醒,一股作为自由人彻底逃离组织的冲动。


“不想报仇?”一路闷头开车的男人突然开口,打断了对方试图掩在轻松的语气之下悲伤的剖白。


“报仇?”郝眉一脸淡漠,“报什么仇,跟陈年老‘K’搏命,还不如过好自己的日子。”


“嗯。”这话在理。


“一个命令我把叛逃者连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起炸掉的组织,早晚要烂在泥里。不过我知道,杀手‘ko’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所以你收到了告密短信。”


“嗯。”这话也在理。


“我做过的事情也不怎么干净,真把它掀翻了,我没好果子吃,你也没好果子吃。”


“嗯。”很有自知之明。


“我怎么舍得把你送进大牢?”少年眼梢上挑,嬉皮笑脸地伸手抚上ko长年累月瘫着的一张俊脸,手指轻佻地在长满胡茬的下巴上细细摩挲着:


“我还没尝过你下面那根的滋味呢~”


“……”


宝刀未曾出鞘的老chu男竟然老脸一红,伸手拍掉了小流氓作乱的手掌。


“叔叔真小气。”少年奶声奶气抱怨着,掏出火机点燃了ko衣袋里抽到一半的雪茄,深吸一口,无师自通地吐出一个完美的烟圈,朝着余光不断往自己身上瞟的男人抛了一个媚眼:


“我不会做饭,不会洗碗,不会洗衣服,不会铺床,但是…我会帮你暖床。你要不要我跟你走?”


ko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将那根雪茄拍出车窗:“小孩子不许吸烟。”


“我成年了!”


愤愤不平的小东西兜完自己老底开始抖别人老底:“你系统里那张照片怎么丑成这样,比骚包大背头还丑。眼睛都被刘海挡住了,害我差点就把你放走了!”


“……”


“要不…帮你剃成寸头?”


车身突然一个急刹停在人烟罕至的郊野公路上。男人拉好手刹侧过头,幽深的眼眸紧紧锁定住满嘴跑火车的郝眉。


“想吸烟,可以。”Alpha宽厚有力的大掌轻轻抚在Omega刚经历过一次情潮、依旧敏感经不起任何挑逗的腺体上,突然用力一捏:


“开始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又破又旧的老别克在荒凉的公路上凄凉地摇晃着。


醇厚苦涩的雪茄味席卷着清新酸涩的柠檬味,在狭小得根本施展不开手脚的车内交织成一段并不浪漫的舞蹈,全因舞者双方都想掌控舞步的节奏,谁也不肯向对方示弱。


“你小看谁,不吸出来我跟你姓。”


“嗯…”

快点,不是还没吸出来么。


“话说你到底姓什么呀?”小东西好奇地自胯间抬起头。


箭在弦上,青筋暴发的Alpha忍无可忍地按住Omega乱糟糟的小脑袋:“专心点。”


舞蹈进入激烈的battle阶段,车身摇晃得更厉害了,嘎吱嘎吱好似两人斗舞的伴奏。


“叔叔…哈…不是说…不跟小孩shang chuang的吗?”


“你自己说的,成年了。”


“戴T啊喂!小爷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想一发中不成?唔…别顶…”


“从你这个年纪起,我执行过数不清的任务,狙击命中率高达99.6%。”


ko首次向情人炫耀起自己的战绩,身下的攻势越发迅猛,终于破开从未有人造访过的隐秘的门扉直入要害。Alpha愉悦地聆听着压在身下除了嘴巴和亲兄弟最硬之外,其余软成一滩水的Omega被狠狠叼住后颈脆弱的腺体小声咽呜的奶猫一样的叫声,感受着小情人在绝对不容抗拒的侵占下浑身战栗着到达天堂的极乐。


男人俯身叼住少年往后仰起的脖颈上小小的喉结,坚定地宣示着主权:“命中了,就生下来。”


一向要强的Omega竟在余韵中渐渐生出了彻底臣服的念头——


生就生吧。


谁叫第一面,就被一击即中了呢。



END

小彩蛋:第二回合——


“要做就做,打什么屁股,叔叔变态!”


“以前,有谁打过你。”


“什么呀…别、别捏…”


“你自己说的,我们大人,就知道打小孩屁股。”


“你说…愚公那个老男人?”


“老男人?是你的谁。”


“谁都不是,老男人就是老男人啊。”


“我也是?”老男人?


“Bingo!”


“……”


“诶、不不不是,你不是,都说了不是…救命啊虐待儿童……”


最后——

吸烟有害健康呀~当然ko的除外。

想要ko的陈年老烟?

左下角小红心处即可订购哦~

日常at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莫上花K  @Ming_sis   @舞爪张牙小太阳  @芦笙  @一直漂流  @不挑食的圆咕咚  @-花生牛轧糖-  @奶黄包 

评论(75)
热度(414)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