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一击即中(abo)上


文赠神之右手大明明 @Ming_sis  大图请戳这里

这个杀手不太冷au,全程无虐,欢脱向

32岁Alpha杀手ko X 18岁Omega天才郝眉;面瘫洁癖攻X健气嘴炮受   

不要对新手的abo车太期待啊喂~剧情bug多见谅

牛仔裤坑总汇

————————————————

郝眉是在人生中最接近天堂的时刻,突然对ko一见钟情的。


不是没有幻想过未来初夜的伴侣、或是心血来潮时很有可能发生的一夜情对象的样子,却没有一种像ko这样。


即便自阴影中一步步踏入灯光所及之处,高大的男人浑身上下依旧裹在浓重的黑暗里,仿佛死神于子时悄然降临,冷得连瞳孔中唯一一点光线都要彻底隐匿在死寂般的沉默中。


黑漆漆的枪口对准自己双眼的时候,郝眉连高举双手投降的冲动都没有。一颗少男心疯狂跳动着几乎要蹦出胸腔,心里感叹着活到成年才第一回明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滋味。


来呀帅哥,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虽然不是朵娇花,也请不要怜惜我!


脑内的os还没来得及透过眼神传达出去,对方果断扣动扳机。子弹破膛而出,擦着郝眉耳尖堪堪越过,噗一声击穿了身后拐角处鬼鬼祟祟探出来的一颗脑袋。


直入眉心,一击即中。


深陷爱河的少男这颗“眉心”顿时更加失控了。好不容易稳住呼吸回头一瞄,本次任务目标的手底下一名得力保镖早就升了天。


这人关键时刻不在主子身边贴身保护,却不知怎的在外围闲逛并逮住了正在布置近距离爆破的自己,打算来个先下手为强。万万没想到被同样在“闲逛”的一名杀手正面干掉了。


还不是一般的杀手——“K”组织的头号狙击手,代号“ko”。系统内资料除了身高性别,其余统统不详。枪下亡魂不计其数,偏好脸部“T”字形眉心处,一枪切断脑部信号,目标不会经历任何痛楚,瞬间被格式化乖乖重新投胎。


他既残忍,又仁慈。


因为不止是手法干净利落,ko长长的死亡名单上从来没有老弱妇孺,半个都没有。这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K”组织里俨然是另类的存在。至于到底是组织看重他的潜力而分外优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连ko自己从第一次斗胆拒绝屠杀弱者开始,就没有认真去思考过。


如今再去思考也没有多少意义了,因为这种“优待”马上就要结束了。昨夜ko在接到任务信息时,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匿名的告密短信——


“代号ko,明日爆破行动中,予以清除。”


没有人不惜命,杀人无数、无所畏惧的ko也一样。虽然日复一日机械般的开枪、吃饭、睡觉让人感觉味同嚼蜡,可那些每天开工、吃饭、睡觉的上班族一样活得好好的,不听话被炒鱿鱼大不了再找下一家,凭什么一个杀手坚持不踩底线,就要被上头一口咬死?


他做得一手好菜,还有很多新菜没尝试过;他睡得一手好觉,席梦思多舒服,傻子想不开才乖乖听话去睡炸弹,睡了分分钟醒不过来。


一个自认为十分完美的假死脱身计划迅速出炉。


本次行动爆破为主,ko本来就是给侥幸逃出来的小喽啰补暗枪的后备役,狙击地点离搭档们远得很。炸弹一定布置在可以令“ko”瞬间粉身碎骨的地方,切断监控电源,放置一具乔装打扮过的尸体,再附上一瓶伏特加作猛料,保准烧得连ko那出生开始就不存在的亲爸妈都认不出来。


一切准备就绪,杀手卸掉所有属于组织的装备,只留一把私藏多年的步枪,连人带杆裹在黑风衣黑帽子黑围巾里,只剩一双鹰一般的眼睛露在外面看路。


没想到视力太好也是个麻烦。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个大半身子藏在拐角处的敌方,悄悄举起枪瞄准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男孩。男孩大片后背完全暴露在枪口下,正低头摆弄着什么,对危险一无所觉。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下得去手。


射程很近,好在消音器是早就装好的,ko没有犹豫就手起刀落,全当是跑路之前替“K”免费做完最后一单。


逃过一劫的小子貌似被吓傻了,一动不动直愣愣盯着自己。


善后工作可不关ko的事,现下也没时间多想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为什么会出现在离目标人物这么近的地方了。刚才那一枪已经耽搁了宝贵的逃命时间,ko卷起自己的宝贝步枪转身就走,把郝眉算得上炙热的目光丢在身后,就连对方长得是圆是扁都没看清楚。


可没想到那小孩警觉性低得要命,跑起来却比兔子还快。ko一双大长腿拼命地甩,怎样都甩不开跟在屁股后面一路小跑的牛皮糖。小孩一边喘着气还一边唠唠叨叨,嗡嗡嗡吵得ko脑仁都疼了。


“大叔你好厉害!刚那枪嗖一声就出现了,哪掏出来的?”


“……”

难道从裤裆里掏出来的么?


“大叔你身上烟味好好闻,什么牌子的?”


“……”

毛都没长齐就想抽烟?


“大叔你怎么不说话呀,哑巴?我还没见过长这么帅的哑巴呢!”


“……”

你才哑巴,你全家都哑巴。


ko脚下生风,毕竟身高差和体能差摆在那儿,郝眉又是一路走一路说连气都喘不过来,渐渐落了下风。牛皮糖连个“滚”字都没讨到,非常不甘心,一把拽住了ko开枪之后还来不及戴上手套的右手,并十分愉悦地发现眼前这个疑似洁癖的男人不满地拧紧了眉头。


郝眉其实早在接近ko的时候就发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压根就不是香烟散发出来的气味。强大的威压之下,男人严密的防线中泄露出一点几乎闻不出来的信息素,淡得分辨不出品种的烟草的味道,就连对信息素尤其敏感的郝眉都只能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感知。


郝眉贪婪地嗅一口难以捕捉的苦涩的气息,咧开嘴露出了整整齐齐八颗牙齿:


“我会装炸弹、搞爆破,还会黑电脑、侵系统、拆遥控、接信号…你要不要我跟你走?”


这人不寻常。


ko与生俱来的警惕性让他终于停住脚步看清了身后吵吵嚷嚷的小东西。


其实称之为“小东西”,也不是那么贴切。眼前一张脸精致又稚气,光看五官绝对不超过14岁。然而身材又是远远超越“同龄人”的颀长,即便不仰起头都能顶到ko的下巴。浓眉大眼配上健康的小麦肤色,仔细打量一番,绝对不是ko第一印象里那个需要被呵护的弱质少年。


然而,斗胆搭在自己右手上的那只手掌虽然骨节分明,手心却没有茧,平滑细腻,肯定没握过刀枪。肩宽腿长,但是太瘦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的。跑得倒是够快,耐力又不足,身份还不明不白的,总的来说就是——


累赘。


“不要。”三秒钟内下完判断,ko一脸冷漠甩开那只企图揩油的爪子,转身就逃。


“ko叔叔~”小东西奶声奶气地、准确地叫出了杀手的代号,“一具破尸体就打算脱身?不怕告诉你,我最铁的哥们就是干这个的,要是在现场拿到哪怕一根头发丝那么丁点儿的残渣,马上就能验出来。”


“一旦知道你假死,”郝眉潇洒地抱胸抖着腿,“‘K’掘地三尺都会挖到你。”


爆破、代号、“K”。


“你是谁。”哑巴杀手终于开口。


“我是莫扎他,”小孩笑得一脸纯真,“或者,你可以叫我郝眉,这个名字只让你喊喔~”


“昨晚,你告的密?”


“Bingo!”


莫扎他,ko听说过这个人。


组织内部资料显示16岁,除了开枪,几乎点齐了所有与炸药有关的杀人技能,就连药杀都有涉猎。莫扎他年纪轻轻已经是“K”里的红人,除了平平无奇的Beta性征之外,几乎没有缺陷。不过这在能力至上的组织里,哪怕是人妖也不算什么,更何况是Beta。


ko眉头皱得更紧了,并非因为对方的性别,而是因为…炸人这种杀人方式实在丑哭了,四分五裂,简直毫无美感。


“我知道你们这些端枪的从来都看不起我们这些搞炸药的。”一丝不差地捕捉到对方神情当中不加掩饰的嫌弃,郝眉气得脸都鼓起来了:


“爆破!才是真正的艺术!信不信我能精准到只炸掉你一根小指头?”


“信,但跟我有什么关系?”


眼见ko又要甩起那两条大长腿,郝眉暗暗叹了一口气,使出了杀手锏——


“你不带我走,我就跟昨天给你通风报信一样,转头就告发你。”


亡命中的ko一个急刹,冷漠得毫无起伏的声线中,竟然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


“…跟上。”



事实证明,杀手的直觉往往是无比准确的。


郝眉不但不寻常,还不是个省事儿的主。他根本就不是个16岁小破孩,他是个祖宗。


进了野鸡旅馆嫌房间破,坐下来嫌床破,上个厕所嫌浴缸破,然后就死活不肯洗澡了。


这对于洁癖不轻的ko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事实上ko之所以选择一身黑衣服,不仅仅是因为便于潜伏,其实大的原因是耐脏,沾了污渍也看不出来。男人几乎忍受不了衣服上有任何异味,更讨厌身上有肉眼可见的污渍。每次外出执行完任务,就算身上看起来一尘不染,也要全部清洗干净。


眼下这家伙刚摆弄完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学物品,一身都是味儿,不肯洗澡就算了,还有意无意往他身上靠,简直不能忍。


郝眉细胳膊细腿根本无力反抗,三两下被剥得光溜溜的丢在浴缸里,连印了只小猪的纯棉白内裤都遭了毒手。脱衣服就脱衣服,就这人非得那么讲效率,手指都不愿在自己身上多碰几下,眼睛都不往自己身上多瞟几眼,不是正人君子,恐怕就是那什么无能。


ko此时还不知道郝眉在心里诽腹他无能,瘫着一张脸伸手就要抓他脖子上的choker。


刚才还浪得没边的小孩一脸惊恐地抱胸蜷成一团:“你干嘛!”


“给我,拿去洗。”


“这个不行、哎、真的不行你住手!”“我知道我喊破喉咙都没人来救我,躺平了让你上,给我留条布行不行…”


反抗无效。


ko指下一挑,不知碰到了choker哪个部位,黑色的带子稍稍一松,一阵清新的柠檬的气味携着少年青涩的体味扑鼻而来。


身为Alpha,即便是对信息素极其不敏感、也从来没有产生过过激反应的Alpha,在两人几乎扭打成一团的距离下,也能轻易分辨出这根本不是沐浴乳或者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充斥着淡淡的酸涩味道的浴室里一阵尴尬的沉默。


“Beta?看来莫扎他身上秘密不少。”男人开口先怼为敬。


“彼此彼此。ko的资料里可是连假信息都不愿填呢~”


虽然特别不喜欢身上这股像小孩嘴里的棒棒糖一样幼稚到极点的味道,好歹也是个勾引老A的利器不是?一丝不挂的郝眉干脆破罐子破摔,手指在颈上轻轻动作一番,空气中的信息素味道瞬间变得浓郁起来。


“别白费功夫,我对这个没反应。”男人抬手就要扒掉那条又“脏”又碍眼的烂布,“最后一遍,给我。”


“不要,”小孩不知死活地撑着浴缸翘起小屁股,朝ko抛了个媚眼:“这是我的封印。”


封印你爸爸。


还没嗅到男人兽性大发情不自禁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郝眉湿淋淋的屁股就迎来了狠狠的一巴掌。小孩被打得浑身一个激灵,羞耻感在脸上涨成一片晕红。


“你们这些大人,就知道打小孩屁股!还讲不讲理了!”


“……”

看来以前没少被人打过?


“搞了大半天一丝味儿都闻不到,啧啧啧,大叔该不是无能吧?”


“……”

就你能。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老是koko的,该不会是真名太土了吧,什么王狗剩李狗蛋之类的?”


“……”


浴室里又是啪一声脆响。


“嗷!虐待儿童!救命啊…”



TBC

裤子第一次写abo非常不专业,多多包涵!看完了御史实在太喜欢,所以这里的郝眉不自觉地就带上了叶言宝宝的影子~

这文不长,只有上、下两篇。一击即中这个名字,大家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嘿嘿~

下篇污污污污污都懂的,车票请往左下角小红心处预订~

么么哒!


日常at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莫上花K  @Ming_sis   @舞爪张牙小太阳  @芦笙  @一直漂流  @不挑食的圆咕咚  @-花生牛轧糖- 

评论(80)
热度(466)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