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我在梦里见过你(下)(完结)


感谢 @-花生牛轧糖- 无敌萌图!大图请戳这里

再见一如初见,请让我重新爱上你  厨师koX猫妖郝眉

眉眉:只是跟我家主人飙个车而已,怎么就掉马甲了?

牛仔裤坑总汇     上篇【厨师与猫】  中篇【春梦有痕】

————————————————

这个休息日,一定是ko二十多年平淡的人生里,最跌宕起伏的一天。


一人一猫从宠物医院走出来的时候连午饭时间都还没到。医生只简单给小猫检查一番,就断定小家伙什么毛病都没有,胃口也完全没问题,只是有些疲累而已。


听说面前的男人以前从来没有养过宠物,对方安慰道:“像你这样的新手主人这里每天都有很多,很正常的。更何况家里养了只这么可爱的小男生呢?”


美女医生伸手捏一捏小白猫软软的、粉嫩的肉垫,莞尔一笑:


“过度紧张,说明你很在乎呀~”


ko沉默地点头致谢。即便心里认同,也并没花太多时间咀嚼这番话当中包含的深意。


医生说小猫很累。


可他现在明明是只全职家猫呀,除了讨鱼吃,或者偶尔对着厨房里的大虾流口水,就是呼呼大睡。吃吃喝喝以外唯一的娱乐活动,也只有躲在厨房背后草丛里扑蝴蝶捉蚱蜢,懒得连老鼠在面前爬过都提不起一丁点兴趣。


奇了怪了。扑蝴蝶捉虫子,有这么费劲儿吗?


准时喂饱小猫,新手铲屎官仍然是满腔疑惑,一边修剪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一边时不时瞄一眼吃饱喝足后又恢复活力的小猫。


小家伙不知怎地盯上了一只正在专心工作的小蜜蜂。爪子用力一挥,把对方吓的嗡嗡乱叫。无辜遭殃的蜜蜂在长势惊人的杂草间没头没脑地一通乱窜,小东西紧跟其后一路追捕,突然一个急转,尾巴直直扫过花盆,哐当一声撂倒了瓦盆,并成功带倒身后的一大片。


闯了祸的小猫愣愣瞧着铺了一地的残土碎瓦。怯怯地对上主人眼睛的时候,小脸耷拉下来,爪子紧张地在地上乱刨,都不敢回头看一眼碎在土里的残花败草。


“咪呜…”


对不起呀大块头…

今晚不吃鱼了,不要生气好吗…


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逗得ko忍不住笑出声。对于时不时精准地收到小猫对自己发出的信号,ko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世上有表情特别丰富的人类,也有同自己一样几乎没表情的异类。那么一只聪明伶俐的、表情比其他同类更生动的小猫,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


眼下继续修剪花草也没什么意义了,ko停下手上的活,一把托起脑袋快要点到地上的小家伙。宽宏大量的主人抱着犯了错的小猫坐在大门外的秋千上,心里暗自计划着改天再进些新的品种,大掌安抚性地一下下撸在受惊的小猫竖起来的茸毛上,顺着肌理的线条一根根抚平。


“别害怕。是我不好,没来得及叫住你…”


叫住你?


家里住进一只猫的第29天,缺根筋的主人才突然发现,平日里除了眼神交流,自己一直都是“小猫”“小猫”的喊,竟然没想过给新来的家人取个正式的名字。


可他以前…貌似有过一个家。随意给他取名,他会不高兴吗?


“你有名字吗?”ko试探性地问。


“嗷呜!”小东西一脸兴奋。


那是有,还是没有呢?ko忽然读不懂对方的心思了。


犹豫不决的男人不由自主想起梦里那双圆润好看的眼睛,和同样圆润、却又模糊不清的脸,下意识便脱口而出:


“叫…眉眉,怎么样?”


上一刻还在ko大腿上撒欢打滚的小猫突然僵住了,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一脸不自信的主人。


…不喜欢?


“好吧…不叫这个。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喵…”


“你说他…他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天天出现在我梦里…”


“喵~”


圆滚滚的小毛球熟练地攀着手臂往上爬,一屁股坐在宽厚的肩膀上,奋力仰头凑近主人侧过来的脸。殷红的舌头探出来一小截,便舔到了ko干燥丰厚的唇。


触感奇怪又熟悉,男人顿时怔住了。


每个荒唐又淫靡的梦境的终点,都是一个轻柔的不带任何欲求的吻。它的主人同样长着一双纯净无瑕的金色眼睛,同样拥有一身初雪般洁白的肌肤,沾满晨露的花瓣一般水润饱满的嘴唇,也同样…有着相似的柔软的触感。


思绪渐渐往着难以控制的方向蔓延。而ko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患了臆想症的疯子。


春梦再真实,也不过是梦而已。眼前的小男孩长得再聪明漂亮,也不过是只普普通通的小猫,爱吃鱼、爱打盹,会高兴、会失落,跟其他宠物没什么两样…


不对,不是宠物。


他是自己如今唯一的家人,怎能被搁在虚幻的梦境里,同只存在于想象中的、抚慰自己丑陋欲望的那个人混为一谈。


ko不知为何突然失去了与小猫无障碍沟通的能力,而蹲在肩上拼命揩油的小猫也同样看不穿主人揪成一团的心思。幸亏小家伙不知道,若是看懂了男人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恐怕要扑上去冲着他的脖子咬上一口——


“腿这么短,怎么可能是梦里的长腿男孩呢?”



夜深了,两“人”同平时一样牵着手沉入梦乡。


荒唐无比的春梦,也如期而至了。

————————————————


猫妖现形(戳开上车) 打不开搜同名微博


————————————————

郝眉睁大眼睛,终于看清面前无限放大的一张俊脸,对方不再是冷冰冰的,眉角眼梢全是温柔宠溺。


“早安,眉眉。”男人顿了顿,又补充道:


“或者说,小猫?”


郝眉聪明的小脑瓜嗡的一声,一片茫然。


小东西不可置信地望向不堪入目的下身和背后摇摇晃晃的尾巴,直愣愣地盯着一脸餍足的ko。直到对方被盯得尴尬万分正要开口的前一瞬,圆溜溜的大眼睛忽然涌出大股液体,眼泪一颗颗砸在少年紧紧揪着床单的手背上。


ko都快被砸懵了,一腔柔情被冲的干干净净。开口安慰也不对,保持沉默也不是,想要抬手帮他擦一擦,又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去做这种过于亲昵的举动。


“我知道你是小猫。我不害怕的,真的,一点都不。”


“我、我对你…”


剖白的话始终说不出口,勉强按捺住心底的刺痛和伸手触碰的欲望,男人遵循内心,许下一个简单又沉重的诺言:


“我会对你好。如果你愿意,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然而,ko所期待的神情始终没有出现在对方脸上。


“你已经发现了吧,”郝眉抬手擦掉眼泪,哽咽着开口坦白,“每夜梦里的最后一个吻,都是一个遗忘咒。醒来之后,真真假假都只是一个梦。”


他极力扬起一丝笑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


“相信我,世界上最想让你记住眉眉的,一定是我。”


但我不能。


许多不能坦白的前尘往事,其实一点都不复杂。


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妖,来自一个同ko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平行世界。这个世界神奇又瑰丽,充满了人类难以想象的、超乎自然的力量,却也同人类世界一样,难以避免最亲密的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争斗厮杀。


小白猫唯一的哥哥,一个童年时会轻声呼唤自己“眉眉”的好兄长,一旦坐上了至高无上的宝座,同样会因为种种忌惮猜疑便把刚成年的幼弟流放到陌生的时空里。失去大部分力量加持的妖族除了化形和简单的遗忘咒几乎身无长物,除非自愿折损一半的寿命跨越朔月之时隐秘的时空间隙,否则,这种流放几乎等同于终身监禁。


猫妖的寿命漫长得连妖都觉得无趣,郝眉也并非舍不得那一半的寿数。只是回到不欢迎自己的地方过着饱受监视的日子,难道就比留在陌生的人类世界做一只流浪猫来得容易吗?


更何况,自己大抵是受到了上天垂怜,在即将饿死的界点,遇到了一个愿意把他变为家猫的主人。在被血亲抛弃的不久之后,幸运地拥有了一个更温暖的家。


可是大块头,我不能让你知道这一切呀…


“按照我们的规矩,人类不允许记住妖族真容,否则,后果很严重。”


“…有多严重。”


“我会死。”


郝眉在ko震惊的目光下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苦笑。


可他并没有说实话。


妖族不会因暴露身份而死,接受惩罚的只会是斗胆窥探秘密的人类。卑微的人类若是继续与妖族纠缠不清,又不愿接受记忆消除,就会被妖族的同类追杀到天涯海角,以保证秘密永远成为秘密。


男人忍不住湿了眼眶,张开双臂将赤裸的爱人纳入怀中,力度之大,少年白净的背部都被勒出了两道淡红的痕迹。


“别哭呀大块头~”郝眉好似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伸手搂住心爱的主人,轻轻盖在他抽搐的背上,一下下安抚着:


“我有办法让自己活下来。但是…必须暂时离开一阵子。”


“去多久?”


“…不知道。”


ko沉默良久,翻出自己多年前的旧衣为郝眉一件件穿戴整齐,红着眼眶为饥肠辘辘的郝眉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平底锅上翻滚着两块金黄香脆的鳕鱼,香气四溢引人食指大动,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诱人,隔着袅袅白烟,都能尝到出自名厨手下令人感到幸福快乐的滋味。


ko静静看着他的眉眉小口小口地咀嚼着新鲜的鱼肉,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线条圆润的脸蛋因着低头的角度挤出一点可爱的双下巴。男孩吞咽得很慢,似乎打算将一顿早饭吃到天荒地老,而男人同样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小男孩,似乎不愿错过他鲜活地立在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


无论时间怎样被刻意拖延,一顿短暂的早餐终究要结束。ko亲自把郝眉送到了院子门口。


天边阴云密布,气象台警示的台风天如期而至。冷风携着砂砾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肆虐着几乎要卷走饥肠辘辘的ko心上最后一丝温度。两人在渐暗的天色中一言不发地对视着,最终是少年的一个索吻打破了一段漫长的沉默。


ko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能留下一部分记忆吗?”ko生平第一次发出哀求,“尽管抹去你的样子,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存在过。”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我就在这里等你。”


郝眉在对方失望的眼神中,坚定地摇摇头。


拒绝得如此斩钉截铁。ko不傻,马上意识到自己执意要留下来的记忆,很可能会给郝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男人俯身笼罩住纤细的少年,用宽厚的背挡住头顶突然砸下来豆大的雨点。他不再犹豫,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最后一个吻。然而熟悉的触感迟迟未至,却等来了郝眉哀声啜泣间鼻头轻轻抽动的声响。


“来吧,”ko伸手摸摸小猫凌乱的短发,微微一笑:


“就像从一场美梦中突然惊醒,对不对。”


“聪明的大块头,”少年发出真诚的赞美,以及一个并非发自真心的请求——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回不来,你可以再养一只普普通通的白猫,不,其他颜色也行…听话一点就好,不要像我这样全身都是麻烦,还吃得特别多,还打烂了你家的花盆……”


“像我这样的猫世上还有好多好多…呜…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呀,你马上就要忘掉了…”


“不,你是独一无二的。”大块头温柔地捧住小白猫精致的脸庞,许下了此生第二个发自内心的承诺——


“一定要回来找我,我给你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鱼。”


郝眉喜极而泣,笑着迎上男人深邃的目光,仰头吻住了两片干燥又温暖的唇瓣。


Obliviate,一忘皆空。


男人缓缓睁开双眼。


院子门前空荡荡的,ko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孤零零地站在雨幕中,手中空空如也,连把伞都没有。


对了,我捡到了一只小猫,他冲出去了。


我…我正要去找它。雨太大了,它会生病的。


ko把自己的院子、邻居的院子、工作的地点都找遍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脑子里模模糊糊的白色的影子。再次回到家男人才发现,记忆里所有属于“小猫”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俨然是一个荒诞又真实的臆想。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记不起来了。


ko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的ko在后厨捡到了一只小猫,日日朝夕相处;而梦里的梦里,还有一个美丽的少年,夜夜交颈缠绵。


简直异想天开。


可为什么再也止不住滑落脸庞的泪水,再也填不满心里空缺的一块?



遗忘咒过后,一切本该不留痕迹。


对于爱人如何在遗忘咒之后记住了“眉眉”这个名字,而“梦里”的他又为何突然挣脱桎梏,匆匆返程的郝眉并没有多想,只当是自己力量削减引发的一连串意外。


没有任何人知道,ko血液里流淌着不知承自哪一代先祖的、仅剩的一丝难以察觉的血脉。这点血脉与郝眉所在的世界同根同源,虽不能让ko拥有同妖类一样的能力和寿命,却又能让他有所不同。


Obliviate足以完全抹去郝眉存在过的痕迹,包括男人一个又一个旖旎的春梦。可这丝珍贵的血脉却让他模模糊糊地留住了一些片段,比如小白猫曾经为空荡荡的老房子、和同样空荡荡的男人的心,所增添的一点一滴的爱与满足。


又比如一个漫天雨幕中初恋般青涩又哀伤的goodbye kiss,其实并非无影无踪,它们一直都在。


只不过被它们的主人当作了一个更深层、更瑰丽的梦境而已。



分别的时间格外漫长。


而对于妖族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仅仅足够在时空的间隙里往返一个来回。即便一刻不停地在路上奔波,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属于ko的三年时光已经悄然消逝了。


某个新月过后的早晨,小白猫,不,如今已完全成为“郝眉”的少年,失望地站在曾经生活过的土地上。


脚下凹凸不平的小路变成了宽敞平滑的大马路,记忆中的老房子和它的小院子不翼而飞,经历过强制拆毁重建,长出了一片被人类称作“高档小区”的石头森林。


猫妖已经脱胎换骨。舍弃自身全部的力量与大部分寿命为代价,替兄长永绝后患。郝眉借助被封禁的咒术强大的力量,脱去妖骨,彻彻底底变成了同人类一样卑微又脆弱的存在,只留下不足百年短暂的寿命。从今以后,不必再受到来自异世界的束缚。


本该是值得狂欢庆祝的时刻,可郝眉都快急哭了。“过气”的小猫妖第一次为丧失全部能力自己感到害怕和后悔。


自己已经失去任何属于猫族的特征了。嗅觉不再灵敏,听力不再敏锐,隔着完全无法预测的距离,根本嗅不到属于ko好闻的气味,更听不到属于ko低沉的嗓音。


他早就失去记忆了。


他在哪里?


他的身边是否已经有了一只乖巧可爱的小猫,或是一个称心如意的情人?


失魂落魄的郝眉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却又十分幸运地没有错过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外卖小车。小车的主人是陌生的,车身上显眼的广告却是熟悉的——


拥有一双金色眼睛、通体雪白的小猫,抬起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露出了底下粉嫩嫩、软绵绵的肉垫。


少年立马转身,循着记忆中的方向,狂奔在走过了二十多个来回大街上。止步在离小区五条街的不远处时,比以前虚弱得多的郝眉早就上气不接下气了。眼前本该是一家高档餐厅的地方,被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几家商铺,经营着各种各样不成规模的小本生意。


只有原来餐厅后厨所在的地方,还悬挂着当初店主费力盘下这家铺子的时候强硬要求留下来的招牌,谋着同从前的“等待”西餐相似的营生。鱼料理同样美味驰名,却变得更加便捷亲民。


短短三年如同一个轮回,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小镇上的人似乎渐渐找到了改变现状的办法,纷纷尝试着忘记过去,一心一意地朝前走。


但也总有一些人不知为何尤其念旧。眼睛是往前看的,心灵和身体始终在从前的地方徘徊。那人安静地留在一家名为“等待”的小店里,日复一日烹调着好吃的鱼料理,平淡地迎来一拨拨慕名登门的旅者,又平静地送走一个个饱餐后一脸满足的过客。


他虔诚地守着一段虚幻的回忆,不知何时而起,不知何日而终。


郝眉在诱人的香气中缓缓推开店门。拥挤的小店里人来人往,少年却一眼便望到了立在厨房门口,好看得如同每个怀春少女梦中情人一般英俊的男人。


那人同样一眼锁定了自己,再也不愿移开。郝眉在对方算得上失礼冒犯的目光中一步步接近,心里斟酌好几番,才鼓足勇气打了一个陌生人之间常见的招呼。


“初、初次见面,你好…”


ko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陌生”的少年。


对方怯怯地朝自己伸出右手,双眸明明是妖异慑人的金色,因着眼眶圆润可爱的弧度,便同每个荒唐的春梦里纯净又美丽的情人奇迹般地重合在一起。


“初次见…不。”


男人轻轻扬起嘴角,笑容愉悦又自信。


“我在梦里见过你。”



END


《Fantastic Beasts》图源不明,侵删

有段台词,相信看过电影的人都印象深刻——

Jacob:"There's loads like me."

Queenie:"No…no…There's only one like you."


日常at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莫上花K  @Ming_sis   @舞爪张牙小太阳  @芦笙  @一直漂流  @不挑食的圆咕咚 

评论(86)
热度(345)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