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 04 手可摘星(完结)

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是他将错就错动了感情。

                               ——朱砂石头《摘星人》

18岁孤僻的学生ko X 23岁娃娃脸老师郝眉

身体的折服、味觉的沦陷到相互救赎,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救一个人

文章合集    CH-01【缘起林城】  CH-02【堕入红尘】 CH-03【不敢言爱】

————————————————

对于不知道疼痛为何物,又习惯了孤独的黑豹来说,皮鞭和铁链,显然都不能赢得猛兽的心。


只有付以无条件的爱和接纳,才能换以同等分量的倾心相付。


足以占据内心深处的亲密程度,足以令人深陷其中的交pei的快乐,让ko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踪迹,并开始同郝眉分享自己的领地。


学校至高点天文台外的露台,深夜时分席地而坐,抬手就能鞠一捧璀璨的星光。废弃教学楼的小树林后面长期居住着一直通体乌黑的小野猫,看见生人就龇牙咧嘴嗷嗷叫,可若是生人看起来不太好惹,小家伙逃得比什么都快。


郝眉看起来貌似挺好欺负的,小猫几乎把他裤腿挠烂了,又在裤腿主人递来一块香气四溢的小鱼干之后倒在地上撒娇打滚。


有鱼就是爹,真的特别没气节。


郝眉乐得哈哈大笑,专心致志地逗猫,甚至错过了身后ko嘴角温柔又惬意的笑,而这个笑以往只会落在这只淘气的小黑猫身上。


当ko满脸局促地站在画室门口,身后有张熟悉的娃娃脸探出来好奇地东张西望时,阿月惊得画笔都掉了,画了小半天的静物写生被油彩砸中,就这么废了。


阿月的惊讶没有维持多久。两人只简单打过招呼,郝眉就开始四处参观,一边看一边东拉西扯地问了很多毫无逻辑的问题。虽然脸上不显,心里恐怕十分紧张。而自家小孩也没打算解释什么,像以往那样搬个凳子往角落一坐就开始涂涂画画,作品却从来都不公开,连阿月都不给看。


可那余光,分明紧紧锁住了娃娃脸。人走到哪里,视线就跟到哪里,少年一贯淡漠的表情都掩盖不住眼中满满溢出来的快乐。


阿月长舒一口气。


看来这从来不听话的孩子以后不会招呼都不打就上路了。心里有了牵挂,自然更加惜命,说不定从此远离穷山恶水、豺狼虎豹。


阿月一向不习惯去问ko没有主动说出来的东西,许多事情也并不知道。要是知道郝老师已经开始给ko进行地*狱式补课,小表姨恐怕会高兴得失去理智。


少年的课本作业本早不知躺在哪个垃圾站了。对于学习,ko一向不喜欢不讨厌,只觉得没必要而已。而如今的ko在老师面前就是一只温驯的大猫,老师说往东,少年绝不会往西。老师说学习是报复的第一步,那就学吧。


“老师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报复”的快感在那双明亮的眼眸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一直陪在身边就好了,做什么,都可以的。


缺乏艺术细胞的ko大概是个天生的理科生,大脑中缜密的思维和清晰的逻辑与生俱来,记忆强大思路简捷,而看起来有些刻板的行为习惯由于郝眉的存在,又添了一丝感性,隐隐显出一点活跃的生气。


老师倾囊相授,学生全力配合,即便ko不是每个科目的课程都参与,坐在课室也往往不会发言,成绩单上的数字也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情况有些难以解释,ko身边渐渐多了许多闲言碎语,碍于没有实质证据,慑于少年摸不清的shi力,没人敢把这些猜疑丢到ko面前。

————————————————


外链戳这里


————————————————

收拾好行装回到林城的当天,熟悉的匿名发帖者又一次出现了。长达四年漫长又刺激的追逐里,对方每变换一种新花样,事后ko都能迅速找出击破的方法。


然而,也仅仅是事后。


尽管破解时间越来越短,总归是慢了那么一小步。


费尽心思站在了离他最近的地方,那人的轮廓好似越来越清晰。伸手一抓,却只能抓住一片残破的衣角。


而这个晚上注定与以往不同。


一场正面交锋过后,ko捕捉到一台陌生手机系统自带的GPS,机主正在一个限定的区域内缓慢游移,而那个区域,赫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风雨洗礼的林城一中。


青年疯了一般在深夜空落落的街道上狂奔。在魂牵梦绕的热带雨林中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ko也曾在求生本能驱使下拔腿狂奔,彼时毫无顾忌,心中放肆又快意,仿佛依旧是18岁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


而今夜的这场追逐,历尽艰辛的ko却如同18岁那年不要命地冲进老师的宿舍一般,短短几分钟的路程漫长得像是走完了一辈子。得到过最不想失去的东西,以及即将失去从未妄想过得到的东西,让无所畏惧的少年患得患失,几欲疯狂。


视线尽头依稀是个熟悉的身影,身穿如今已显得有些老土的褐红色西服,孤零零地徘徊在学校大门,仿佛在进行着最后的告别。


ko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迅速接近那个背影,伸手扒住那人肩膀转过来,对上一双讶异又惊恐的眼睛。


不是他。


怎么会?难道是借用了别人的…


青年几近癫狂,疯了一样伸手欲抢陌生人的手机。无辜遭殃的路人以为碰上打劫,扯开嗓子嘶声大喊。ko正要一个手刀劈下去,身后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梦里萦绕不去的清越的声线带着一丝戏谑,在耳边炸开令人重燃希望的节奏:


“宝贝儿,公然抢夺是要惹麻烦的哦~”


ko猛然回头。


那人一如初见般好看得过分,岁月几乎无法在年轻水润的娃娃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本就单薄得不像话,如今比记忆中更消减几分。


从自己那儿强行偷走的黑色学生礼服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裤腿整整长了一截,就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那人目光温柔而沉稳,又似大人强行套上学生制服,毫无违和地潜入青春又躁动的年轻人当中。


可少年被强行偷走的,又岂止是一件礼服?


偷心大盗一如既往地不要脸,笑得天真灿烂,兴奋地向来人炫耀:“找到你了~”


一边炫耀,一边伸手作势要掐在ko脸上。


青年轻松攥住幼稚的老师一只作乱的手,用力包在手心里:


“老师,你输了。”


“早就输了。”郝眉敛起笑容,抽出手掌双手举高越过头顶。


很久很久以前就输了。


输得心甘情愿,一败涂地。



END


最终还是满足了自己的私欲,让三哥短暂地出现了几分钟。

少年与老师,黑豹与白尾鹿的故事,正文就到这儿了。构思这个故事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怎样表达才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故事情节以外的思考。比如说,行动的正义与动机的正义。

文中提及到的所有关于黑客的内容都极其不专业,只是一种个人的想象,即便这个结局看起来是完美的,ko与郝眉做过的事情,我也不能判定是否触及到灰色地带,如果不是因为郝眉正好也喜欢ko,ko也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每个人心目中对正义都有着自己的准绳,这篇文里的ko郝眉也一样,手中有枪,尽力去做些什么保护自己喜欢的东西,仅此而已。

而文中两人,到底谁是摘星人,谁是星辰,我想大家心中也有不同的判断。

这篇文会有一个纯虐狗番外,有时间就写~有兴趣可以留意一下。


本篇情节来自k莫同人曲《摘星人》感谢词作者朱砂石头的授权。

摘星人(裤子盗版)链接

曾听闻——

少年手可摘星辰,星辰失堕入红尘

红尘缠裹过命魂,牵扯他一生情人

情人胸膛的伤痕,触摸心跳共体温

双眼眸如盛清辉,一双遗失的星辰

原版:【K莫】摘星人 链接

曲:处处吻  词:朱砂石头  唱:cyfeol

日常at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莫上花K  @Ming_sis  @舞爪张牙小太阳  @芦笙  @一直漂流  @不挑食的圆咕咚 

评论(69)
热度(198)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