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 03 不敢言爱(长车)

笑他摘星人终被人摘心,是他将错就错动了感情。

                               ——朱砂石头《摘星人》

18岁孤僻的学生ko X 23岁娃娃脸老师郝眉

身体的折服、味觉的沦陷到相互救赎,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救一个人

本文开车,看我真诚的双眼,确实是HE

文章合集    CH-01【缘起林城】  CH-02【堕入红尘】

————————————————

向来如同空气流水、花草树木一般毫无存在感的人和事,一旦开始刻意彰显其威慑,便令人难以忽视。


有细心的师生发现,“隐形人”ko开始频频出现在校园里各个角落。除了以往每逢回校必然造访的画室和看心情决定去不去的课室,还有教师办公室的走廊、公共浴室对面的洗手间,甚至是废弃教学楼后的小树林。少年神秘又高大的身影以一种潜伏的姿态静静隐匿在外物投射的阴影当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下一刻又消失在黑暗里无影无踪。


ko一丝一毫变化都瞒不过阿月。孩子出现在画室的次数莫名其妙增多,又开始捡起丢了很多年的画笔在纸上偷偷摸摸地涂画,眉间那股萦绕不散的戾气也减弱了几分。虽然搞不懂为何突然放弃了梦寐以求的热带雨林徒步计划,总归是离危险又远了一分。


小表姨心中窃喜,又不敢多问,害怕不小心激走了难得自觉地安安静静留在身边的亲人。


看起来不过是换了个地点,行踪依旧诡秘无迹可循。只有每日例行的数学课,新来的年轻又好看的老师出现在讲台上的时候,角落里长期空落落的座位才多了一个不爱听课的学生。乍看面无表情,细看神情奕奕,桌面却依旧空空如也,别说笔记本,连教科书都没有。


谁能想到,台上的新老师此刻正处于一种怎样尴尬又无奈的境地?


来自靠窗角落的视线凌厉又炙热,当中是毫不掩饰的兴味盎然,带着严酷的审视和赤裸裸的攻击性一寸寸扫过自己衣着完好的身体,仿佛只需要锋利的眼刀,就能一件件剥开碍事的衣物,探寻到内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那支让新老师无辜跌入困境的、略嫌幼稚的手表,正乖巧地搭在ko右手手腕上,每每让郝眉哭笑不得。


不久之前那天晚上,拍下一张不堪照片的少年解开缚在老师手腕上的浴巾,一言不发地离开隔间的时候,就连郝眉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


就这样被轻松放过了?


不。


这场突如其来的捕猎,还远未结束。


初次开荤的黑豹像是发现了好玩的猎物,雄鹿全身皮毛油光水滑,脆弱得只用一根利爪就能轻松划开。而剖开那层用以伪装的褐色皮肤,下面涌动的血又似毒液,口感甜腻气息醉人,只有在血液流入胃部四处侵蚀的时候,捕猎者才发觉剧毒已侵入腑脏,早就回天乏术。


意识沉沦之际,猛兽伸出利爪抓向那颗跳动的心脏,猎物温和无害的皮相之下本该更脆弱的地方却长满了刺,刺得一双手血流不止。


真有意思。


少年放缓了进攻的节奏,肆意亵玩掉落在掌中的青年,百般逗弄,又始终不愿一口吃掉。这场游戏看起来似乎是单方面的追逐,如同ko经历过的数不清的漫长又危险的征途,又像是以往从未体验过的更神秘的探索。


旅程跌宕起伏,少年踮脚张望,却始终看不到尽头。


听说雄性白尾鹿身陷情欲之后,头上最坚硬一双角会马上脱落。新角长出来的过程很缓慢,失掉武器的猎物全身都很柔弱,尤其是那个从来未被ko手指以外的事物探索过的地方。那处甚至连猎物自己都没有触及过,温暖又湿润,狭窄又幽深,软得不可思议。


那是ko双手触碰过的锋利坚硬的岩石、盘虬交错的藤蔓都不可能拥有的极致的柔软。指尖可及之处妙不可言,更像是溪涧潺潺的流水,或是山间柔和的落日。


少年食髓知味,附带那张不堪入目的照片的短信,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老师的屏幕上。时间、地点,言简意赅,冷漠得完全想象不出两人会面时激烈对峙碰撞出的火花。


年少的ko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包括自己的情感,包括爪下的猎物,全部都是随心所欲收放自如。


理所当然地不明白,一场单方面追赶的游戏根本不可能如此持久。浴室隔间的意外始终只是一时疏忽。作为一个不算单纯的成年人,老师手上有一百种方式可以彻底铲除这个隐患。


郝眉自己也是难以理解。生活已经足够让人精疲力尽,为什么还要抽出时间陪着一个半大的孩子继续这场幼稚的你追我赶的游戏。即便这个孩子长得十分符合自己的审美,可到底身强体壮,根本不像一个需要呵护或者安慰的少年。


直到不久以后,不得不离开林城继续漂泊的郝眉在一个又一个孑然一身的黑夜里,反复咀嚼着这段危险与趣味相生相伴的回忆时,才终于看得清楚明白。


原来是因为那双一眼望不到底的眼睛。


拨开林间阴翳,斩开脚下遍地丛生的荆棘,一只遍体鳞伤的黑豹焦躁不安地趴伏在杂草丛间。猛兽一向只管勇往直前,天性驱使下,永无休止的追逐捕猎让它难以觉察身上积累得越来越多的伤口。直到伤重难以自愈,不懂如何治疗的黑豹只能躲在人迹罕至的角落独自舔舐周身大大小小的裂痕,一根又一根,拔掉嵌在皮肉间恼人的长刺。


猛兽接近昏迷,耳边一动,视线尽头是陌生的人类越来越接近的脚步。黑豹极力撑起上身,幽深的眼眸中不复戒备,只余孤独无助。


明明是野性难驯的猛兽,偏偏在心底深处对人类有着隐秘的渴求。


这种无声的渴求让23岁的郝眉突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亲身经历过少年从未开口讲述过的往事,而那些过往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真的很像啊。


很像另一个少年时期的自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郝眉仅仅说对了一半。


ko确实什么都不懂,横冲直撞,不知节制。但也绝对不再是老师口中的孩子了。


血气方刚的少年行为举止越来越过分。

————————————————

少年与老师  长车外链(戳)

————————————————

ko总算平复下来,缓缓撤出郝眉身体。


少年依旧沉默寡言,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也不知怎样面对眼前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老师,草草穿上衣服便把郝眉泥泞的下身仔细清理干净。老师一身西服又破又皱,已经不能再穿了。ko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运动校服强行套在对方身上。


校服太大了,裤腿整整长了一截,松垮垮搭在年轻老师身上,散发着与年龄不符的稚气。ko貌似很满意,放开穿戴整齐的郝眉任由他自行打理。


迅速整好一头乱发,郝眉转过身来。背后的少年一只手举起来不知有多久了,手上托着一个精致的保温盒,无声地示意郝眉接过去。


“给我的?”


ko点点头。


“不用了,”郝眉微笑着拒绝:“我吃过饭了,你还没吃…”


“吃。”少年语气一如既往地不容抗拒。


果真还是那个ko,霸道得让人无可奈何。


郝眉顺从地打开饭盒,诱人的肉香扑鼻而来。一份颇有水平的糖醋排骨静静躺在浓汁里,外表红润油亮,引人食指大动,入口外酥内嫩酸甜可口。中午刚吃掉三碗白饭的郝眉也不知是不是被剧烈运动耗光了体力,一整份糖醋排骨几分钟内全部进了肚子。


郝老师嘴角沾满糖醋酱汁,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安安静静盯着自己吃肉的ko,心里崇拜得五体投地。郝眉自诩聪明透顶十项全能,可偏偏最不擅长做饭,水平之高超,足以一把炸掉厨房。


ko遗传不到多少艺术细胞,做菜方面倒是很有天赋。温柔美丽的女人手把手教会自己一道糖醋排骨,母亲七分的实力被ko发挥出了十分,还自己参透到许多母亲都不会做的菜式。每次惹恼了阿月,只要一道菜,ko就能轻轻松松把人哄回来。


可那又如何。


父亲并不需要一个贤淑乖巧的妻子,也不需要一个只爱做菜和打篮球的儿子。


少年眼中的老师一口一口咀嚼着糖醋排骨的样子,很像记忆中第一次吃到儿子做的菜的母亲。意犹未尽地舔掉嘴边酱汁的时候,又让郝眉想起很多年前还是个小女孩的阿月。那些人,那些身影,自光明而来,终究要回到光明中去。


生存能力卓越的ko第一次体会到陷入绝境的探险者饥寒交迫的心情。


“救救我。”

“把我带走。”


而少年终究没有开口。


一个字能当一句话的ko破天荒地跟郝眉坦白了自己的过去。一个并不长,并不复杂,也并不新奇的故事,讲得磕磕绊绊词不达意,仿佛只是需要一次倾诉发泄,并不在意对方能不能听懂、是否会理解。


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ko沉默良久猛然抬头,像是突然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掏出手机摆在郝眉面前。十指翻飞,把相册里那张不可为外人道的照片连同“邀约”短信统统删除粉碎。


“你自由了。”


我信守承诺。

你对我笑了,我放过你。


少年搁下最后一句话,转身拉开大门。一只脚迈出办公室的瞬间,已然刻入灵魂的熟悉气味从背后袭来,那人伸手圈住自己的腰,给了自己一个毫无保留的拥抱。


“我帮你。”郝眉笑着埋在ko后背,声音因情欲与食欲的餍足带着一丝沙哑,一点慵懒:


“我帮你得到足够的力量,彻底摆脱父亲的控制。”


“你要有能力呀,”郝眉笑得越发天真灿烂。


“不然怎么报复他呢?”





TBC

尽力了,不知能不能让人从肉里面感觉到双方情感的变化。

万分感谢鬼斧神工 @Ming_sis 的配图!完全做出了我心目中黑豹与白尾鹿的感觉,连西服的颜色都和动物外皮的颜色对应。大图请戳这里

本篇情节来自k莫同人曲《摘星人》

感谢词作者朱砂石头的授权。

摘星人(裤子盗版)链接

曾听闻——

少年手可摘星辰,星辰失堕入红尘

红尘缠裹过命魂,牵扯他一生情人

情人胸膛的伤痕,触摸心跳共体温

双眼眸如盛清辉,一双遗失的星辰

原版:【K莫】摘星人 链接

曲:处处吻  词:朱砂石头  唱:cyfeol

日常at小伙伴 @眉哥我最帅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莫上花K  @Ming_sis  @舞爪张牙小太阳  @芦笙  @一直漂流  @不挑食的圆咕咚 


评论(75)
热度(188)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