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同人不可转载. 哥哥,你总算来走后门了!

【k莫】霸道哥们爱上我(HE) CH-03


(今天的配图画风清奇,原因你们一定懂的)

甜虐甜1V1,有车,有彩蛋,HE

爱上哥们au,结拜兄弟k莫,郝眉纯爷们,保留大部分性格设定

世态炎凉,连这寸头都是凉的 伪情侣篇


郝眉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时都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爱呢?

序言  CH-01  CH-02

————————————————

CH-03

在郝眉的法则里,世上并没有什么不能用钱解决,实在不行,就用拳头。

但谈恋爱显然不能用拳头,只能发挥土豪本色了。


珊珊的恋爱宝典怎么说的来着?


“第一招,要带他坐豪华游艇环游世界。”

这显然不符合郝眉短时间内拿下ko的目标,那就开玛莎拉蒂环游B市好了!


这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郝眉载着ko飞驰在B市郊外的大道上。余光瞥见副驾上的ko心情似乎很愉悦,郝眉一颗少男心也跟着阳光灿烂起来。


然而这愉悦的氛围并没能持续多久,隔壁真亿帮大少甄大祥驾了台法拉利正要从郝眉身边掠过,忽然发现副驾上坐了个陌生的黑衣小哥,于是放缓了车速,嬉皮笑脸地摘下了墨镜:

“诶,这不是肖家的美眉吗?什么时候换了新小白脸儿了?”


郝眉脸都黑了,小爷志在吃吃喝喝,什么时候包养过小白脸!

甄大祥这货追求小爷不成净泼脏水,上次跪在一片太阳花田里向我告白。太阳花田,他什么意思!

名字土,人更土!

副驾驶这位高大威猛,这脸蛋,这身材,哪里像小白脸了?明明小爷我更…

啊呸!


郝眉脸色黑转红,红转紫,还没来得及反驳,甄大祥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郝眉战战兢兢地转头一看,ko一张脸已经黑过家里的平底锅。


“第二招,要在两万英尺的热气球上强吻他。”

这个可以有,虽然郝眉没玩过任何高空项目,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怕个球?


还没接近热气球,郝眉远远就看见一对刚从天上下来的哥们。其中一个清秀的小哥摇着另一个倒在地上的黑框眼镜小哥,嘶声大喊:“爽啊!爽!”

这么爽!小爷早就该带ko体验体验的,要是ko恐高那就更赞了。


蓝天白云下,冉冉升起的热气球上,ko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底下抱紧了自己大腿,瑟瑟发抖的郝眉。

ko抖了抖腿,大掌搭在郝眉头顶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小猫,“风景很好,起来看看。”

郝眉如梦初醒——小、小爷还要强吻的,不、不能怂…

一心要强吻的小少爷猛地站起来,还没碰上ko肩膀就两腿一软,幸亏ko眼疾手快捞住了才没摔下去。


“第三招,你们要无理取闹的吵架、和好、决裂,再吵架、再和好。”

著名编剧雨瑶曾写过一部“情深深眼蒙蒙”,一度创下了无数收视奇迹。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必然少不了挫折和打击。


郝眉倒是想来一场情深深眼蒙蒙,可是他和ko相处这么久了,一次架都没吵过。日常对话都是这样的——

“ko,我们去吃那家烤扇贝吧?”

“嗯”

“ko,你这寸头是全世界最土的头。”

“嗯”

“ko,今晚来我浴室,帮我刷背。”

“…嗯”

“…不用了我开玩笑的。”


郝眉欲哭无泪,小爷明明在非礼你,嗯个头啊!让你从楼上跳下去,你跳不跳啊?


然而,那时的郝眉并没有听懂ko的言外之意——

“我们去吃那家烤扇贝吧?”嗯,都听你的。

“你这寸头是全世界最土的头。”嗯,你最好看。

“今晚来我浴室,帮我刷背。”…真、真的?

骗我的,伤心…


一个月快要过去了,郝眉和ko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捧着珊珊的恋爱宝典唉声叹气的郝眉,似乎忘记了他们家珊珊活到二十多岁,依然是个纯情的单身贵族。


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呀!郝眉实在坐不住了,打了个越洋电话把睡梦中的珊珊叫起来,求支招。

没睡醒的珊珊幽幽地问:“你是不是还穿黑风衣配大金链子?出门还要戴个墨镜?”

“不然咧,”郝眉一脸疑惑,“还是你觉得不穿比较好?”

那不行啊,小爷还是个“女的”。

“呸,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是说你换点别的着装风格,想想他会喜欢什么,比如…温柔一点的?”

珊珊,你忘了郝眉是你家小弟,不是小妹了吗?


开了窍的郝眉准备在ko19岁生日那天搞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小少爷偷偷照着珊珊游戏里女号的装束给自己弄了一身高级定制。站在镜子面前,郝眉心中暗爽,要是生错性别,小爷搁古代都得是青楼花魁的级别。


事实证明纯爷们对异性的审美往往经不起异性的考验。无意间闯进来的贝微微指着儿子头上一红一粉两色大花乐不可支,“厉害了我的眉眉,青楼老鸨!”

“……”


生日当天,ko踏进烛火摇曳的大厅时,果真见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惊喜”——

郝眉一身淡粉抹胸长裙,外披轻薄纱衣,颈上除了一抹轻纱再无任何遮挡。一双修长而有力的手正捧着一个生日蛋糕,妆容妩媚的脸上笑意盈盈。


客厅里挤满了致一的小弟,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瞬间刺痛了ko的眼睛。ko心里燃起一股无名大火,用尽全力拽住了郝眉的手。蛋糕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ko似乎没听见身后的惊呼声,拖住郝眉奋力冲出重重包围。


房门被用力摔上,郝眉又惊又疑地抵在门板上,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ko为什么忽然间发那么大的火。看见ko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丰满”的前胸,郝眉脑子一抽,抓起ko的手就搭在了自己胸前,还带着ko的手掌轻轻一捏:

“surprise!手感赞吧!欧洲货很贵的,简直是平胸救…救星……”


气氛莫名地越来越尴尬,一向没什么心眼的郝眉也后知后觉醒悟过来——女生这种情况下…貌似不是这个反应?可小爷不是女的呀,摸一摸又不害羞,难道也得装一装害羞?


瑟瑟抬起头来,只见ko目光灼灼,眼底隐约生起晦暗的风暴,双眼如猛兽一般锁紧了身下的猎物。


郝眉这下是真害羞了,悄悄别过头避开ko的视线,面色潮红地绞着自己的手指小声嘀咕,“亲近的人之间,很、很正常的,像是我和我们家珊珊…”


“你们家,山山?”


ko的质问中带了许多从未泄露过的情绪,郝眉还来不及解读这种陌生的情绪,只觉唇上一暖,身前的ko忽然俯下身,狠狠咬住了自己。


这几乎不能算作是一个吻。一向冷静自持的ko不知为何情绪失控,一双大掌紧扣着郝眉后脑,纤长的手指用力拽着柔软的发丝,微厚的唇紧紧贴着郝眉粗暴地啃咬。对这双唇肖想已久的郝眉,也曾暗自想象过和ko接吻的滋味,却没有任何一种像今天这样。嘴上很疼,头上也很疼,因为缺氧而引起的呻吟和抵抗都被堵在唇间,几乎无法呼吸。


ko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郝眉身上,坚实的胸膛里燃起一把火,似乎要穿透柔软的假体一直烧到郝眉心里。然而ko似乎不愿意再碰郝眉假胸,一只手掌捧住郝眉小脸,温热的唇循着下巴一路滑落 ,停留在脖子上、锁骨边,用力吮出一个个绯色的印记。


郝眉在疼痛和意乱情迷之中渐渐生出了一丝狂喜——说不定…ko也喜欢我?下一刻却感觉ko另一只手掌沿着锁骨扯开了肩上的薄纱,就要探进抹胸……


忽然清醒过来的郝眉奋力推开了ko。同样清醒过来的ko看着身下衣衫凌乱,一脸惊恐的郝眉,眼中最后一丝戾气消散殆尽,只剩下难堪和愧疚,拉开房门落荒而逃。


郝眉丢了魂儿似的瘫坐在地上,忽然想起珊珊给他讲过的冷笑话——

木兰,我喜欢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什么?你是女的?


郝眉是个笑点特别低的人,当初听见这个笑得不可开交,现在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ko喜欢的是“郝眉”,不是我。


在郝眉的法则里,世上并没有什么不能用钱解决,实在不行,就用拳头。

但是钱和拳头,都不能改变ko的性向。


出差一个月刚到家的肖奈,进门就看见郝眉一边嚷着要光明正大追求真爱,一边抄起剪刀又要把长发统统剪掉,贝微微几乎要拦不住了。


肖奈脸色阴沉地看着衣衫不整,脖子上斑驳点点的小儿子,一言不发地把丘先生的业绩记录摔在郝眉身上。郝眉粗略一看,竟是十算九准!


郝眉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几张薄薄的纸。

幸亏ko的手还没摸进去,不然小爷就要和ko天人永隔了!


郝眉寄出了一封信,丢下心爱的限量手办和绝版模型,带着ko给的回忆和一个特殊印记离开了家。

次日,ko收到一封信。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即使烧成了灰都ko能认出来。

什么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21三体综合症,重度中二病,ko一个字都不信。

ko只看见了最后两个字——勿念。

ko只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抛弃了。



TBC

大洋彼岸的珊珊不想理你并打了一个喷嚏。

明明是个搞笑的表清包,明明是个冷笑话,

我却拿来开虐,自罚三杯。

一般狗血文不都是黑帮少爷的娇妻带球跑什么的,

我家的黑帮少爷,带一双假奶跑路了。


评论(30)
热度(222)

©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 Powered by LOFTER